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我是阿飞】(05-08)【作者:一支大屌】
【我是阿飞】(05-08)【作者:一支大屌】
字数:102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

  一个朋友伸手把她拉起来,抓着她的头发就把肉棒塞进她的小嘴里干了起来。她刚开始的时候不愿意,向后仰着身子,瞪大了眼睛,想要抿紧嘴唇抗拒。但朋友扳着她的头,我们其他人捏住她的鼻子,帮着掐颡扳嘴,硬是撬开她的小嘴,连推带搡的逼着她含住我朋友塞到她嘴里的鸡巴。

  她「呜呜呜」的跪在地上含着这个人的鸡巴,另一个人就滑到她的两腿中间,躺在地上给她舔鸡掰,我们大家都起身聚了上去把她围起来,也要让她用小嘴给我们吹喇叭。她全身上下被脱得就剩个脖子上的小领结,一丝不挂的跪在我们中间给我们吹卵脬。一支鸡巴才从她的嘴里抽出来,另一个人马上拉着她的头发把她抓过去,把鸡巴塞进她的小嘴里,按着她的头把她压在胯下上下振动,她刚吹硬左边的鸡巴,就立刻被抓去吹右边鸡巴。围在她面前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大家都挺着腰,把鸡巴一支接着一支的塞到她的嘴里要她吹,她的小脸没进我们的两股之间后都就没机会抬起来过了。

  我们不停的轮流把她的头按在我们的胯下,用她的小嘴套我们的鸡巴。她的两只手也被我们抓过来抓过去,忙着替没吹到的卵脬打飞机。围在后面的人受不了,就轮流伸手过来摸她的身体,揉她的奶。等不及的人就在外围自己尻枪,不然就抢过她的小手,把鸡巴塞进她的手心要她撸管。

  躺在她裆下的人伸手掰开了她下面的骆驼蹄,用舌尖伸进了她的隙缝仔细的舔着每个缝隙。她的屁股一直摇,嘴里含着鸡巴一直发出「唔唔唔」的声音,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我们每个人的鸡鸡也都被她吹到胀得大大硬硬的,准备好要跟她的「沟」「通」了。

  我在她吹硬最后一个朋友的鸡巴之后,一把把她推到在地上,一只手抓住她的脚踝拉开她的腿,另一只手扶住我的鸡巴对准她的阴户。她曲着另一只腿躺在地上,伸手摀住她的小鸡掰,用可怜的眼光乞求着我。

  我才不理她,甩开她遮住小鸡掰的手,把我的大鸡巴对准她的小鸡掰重新乔好位置。她双手捂在胸前,瑟缩着身体倒在地板上,恐惧的看着我,试图用弯曲的那条腿挡住我插入她的小鸡掰,时不时的还想伸手阻拒我下体靠近她的小鸡掰。
  一个朋友捉住她的手腕拉开了她的双手按在地上,让她赤裸的身体曝露在我的面前,另外两个朋友伸手捉住了她的脚踝,拉开了她的双腿,让通往她身体的小密穴在我面前敞开。被按在地上拉开双腿的阿天哥妹妹知道重头戏要来了,「啊嗄嗄」的哭了起来,剧烈的振动雪白胸部,做着无意义的抵抗。胸前两只娇嫩的小白兔也跟着摇晃不已,带着上面那两粒紫葡萄上上下下的激烈摆动。
  我俯下身体压到阿天哥妹妹的柔软的身躯上,她止住了娇啼,瞪大了美丽的双眼,全身僵硬的看着我,娇小洁白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我盯着她胸前颤抖着的两粒紫葡萄,毫不留情的对准她的小穴用力的一挺屁股,就把我的大鸡巴塞进了她的小鲍鱼里。

  在阴茎进入她身体的瞬间,我看到她的眼里透出的绝望,但是我的大鸡巴依然长驱直入,直到顶到了小穴深处。她「嘤」了一声,向上仰起了身子,眼泪流了下来,像是无法接受我进入她身体里的男根一样。

  但是与此相反的,阿天哥他妹妹温暖的肉穴却紧紧的吸附住我的阴茎和龟头。一阵快感从我的龟头上传来。我忍不住「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气。女高中生的身体就是好,虽然是曾经被我干过的小穴,但是再干一次还是一样紧的那么令我销魂!接着我就把住她柔软的身体,在她紧窄的肉穴里开始抽送起我的鸡巴。
  她柔软的身体在我的身体底下随着我抽送她阴户的节律摆荡,两粒雪白的奶子在她的胸前晃浪。我一边抽送着我的下体,一边抚摸着她娇嫩的身躯和抓握她柔软的乳房。就这么在她的阴道里抽插了五、六分钟之后拔出我的肉棒起身,让另外一个朋友的肉棒进去「开捣」她。另外那个朋友也是这样,对她进行了个差不多五分钟左右的「开捣」之后就拔出来,让下一个人把鸡巴插进她的下体里对她施行「俯捣」。

  一开始轮她的时候,每次都会在要换人「俯捣」时看到她蜷着雪白的娇躯瑟缩着,用哀惋的泪眼向着下一个要对她进行「抚捣」人求饶。但是大家今天会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一起来「开捣」女子高生的,眼见轮到自己当「抚捣老湿」了,谁还理她啊!一个接着一个都是粗鲁的分开了她雪白的腿子,就把硬到爆的鸡巴插进去她的小穴里「开捣」起来。

  她被按在地上「啊啊啊啊」的叫着,遭到我们一次接一次拉开两条修长的美腿,硬是插了一支又一支直撑撑、硬梆梆的肉棒进到她的身体里面「俯捣」。在经过四、五个人轮流上过之后,她就两腿发软,两眼发直的瘫在地上两脚张开开合不起来了。

  就这样十几个人都轮过她一遍之后也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大家都还没出火,阿天哥可爱的妹妹却已经软瘫在地上不会动了。我们第二轮的抽送只好对着躺在地板上张开两条腿,像只翻着雪白肚皮的死青蛙的她开始。

  不过这时候大家已经欲火高涨,顾不得换人了,开始用自己的鸡巴在她的身体里面狂冲猛刺。有的时候一个人骑上去就是在她身上冲刺个十五、二十分钟才下来。中间奸得她爽到昏死过去几次。每次我们都需要用几个耳光把她唤醒。到后来大家都觉得很有趣,就开始从比谁把她肏的叫得最大声,变成比谁能最快把她肏昏过去。

  我们嬉笑着揉捏她的乳房和玩弄她身体的其他部位,同时我们也把她变换成各种不同的姿势,用不同的方式抽插。为了节省抽插过程中等待的时间,也为了不要让只需要躺在地上的阿天哥他妹妹太闲,我们充分的利用了她小嘴和双手的功能,随时都会有人插一支肉棒到她的手心和小嘴里面,不让它们闲置。

  她被我们翻过来,翻过去的操,小穴里一直塞着一支鸡巴,手里随时握着两支鸡巴,嘴里含着一支鸡巴,有时候屁眼里也会同时被插入一支鸡巴。

  所以到第四轮开始的时候她已经被我们干到神智不清了,这时候她的阴道跟肛门已经不知道被我们抽插过几千次了,粉嫩的小菊花和小鲍鱼已经又红又肿。不过我们也开始「动未条」,纷纷缴械。有的人抽动着屁股就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了阿天哥他妹妹的身体里,有些人还来不及射,就被急着销火的人挤开,只好到旁边自己撸。

  就看到一个人趴在阿天哥妹妹的身上,卖力的在她张开的两腿中间鼓踊着屁股,旁边一群人光着屁股围绕着阿天哥他妹妹,一边握住自己的命根子「啊嘶」「啊嘶」的叫,一边上上下下的拼命撸动,然后从他们的龟头中间的尿道孔里就会喷出一条一条白色的液体,浇沃在阿天哥他妹妹的雪白的身体上。

                (六)

  所以我们跟阿天哥的妹妹不是只做了「交流」,还有对她进行「浇流」。也就是我们把有自己子孙的热豆浆浇在她的身体上,到后来她全身被浇得都是我们白白黏黏的热豆浆。不到第五轮开始,阿天哥的妹妹身上就被大家的精液浇得湿淋淋的一片狼籍。她眼神空洞的仰面瘫在地上,朝天高举着两条张得开开的雪白大腿,躺在剩下还没出火的人的身体底下,被推得一晃一晃的进入了第五轮的「团体抚捣」。

  白白的热豆浆流在她的脸上,头发上,还有胸前的那两只娇润的小白兔上,湿淋淋的像刚洗过澡。脸颊和嘴角也有很多从嘴里满出来的豆浆留下的残迹。所以我们后来不得不用她的衣物来擦拭我们「浇流」在她身上的体液,才能继续跟她之间的「交」「流」。

  之后为了方便,让最多人喜欢发射的脸蛋,和胸前的一对小白兔,可以随时保持乾净给下面一个人使用,我们干她的时候就把她脱下来的小内裤塞进她的嘴里。这样要用乾净的人就可以随手抽起来,把射在她小脸上或胸前一双圆润的小白兔上的精液擦拭乾净。当然也可以擦前一个人射进她小穴里又流出来的精液。想用她嘴巴的人只要把内裤拉出来,就可以把鸡巴塞到她的小嘴里抽插了。用完之后再把她的小内裤像塞子一样塞回去。这样她就可以一边享受着大肉棒,一边回味着我们的味道。射进她嘴里的热豆浆也可以让她全部吞下去,不会吐出来或流出来浪费掉了。

  这样把她「开捣」到最后一个也充分地跟她做完「液溅」「交流」,已经是五、六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我们是真的很有诚意的要跟她做「沟通」、「交流」,为了确实做到给她的每一条「沟」「通」,因此在一个一个轮流「生奸」她的「鲍鱼」之后,又有好几条「坚强」的「硬」汉站起来一起去通她的沟,再一次的跟她交换「液溅」。

  我们大概花了一天的时间。让每个人把她全部的沟都通遍遍,因为是大家轮着「抚捣」的关系,除了阿天哥他妹妹之外,每个人都有中场休息的时间。所以每个人都在泄了之后,很快的又在轮流「俯捣」女子高生的淫靡气氛中,精神抖擞的「强硬」起来,去把阿天哥的妹妹从乳沟到股沟一个一个都再通到,也把沟里面的每个穴都通的很确实。

  每个人都提供了很多的「溅液」到阿天哥他妹妹的身体里,交换她的汗水和淫水。但是她的小穴因为经过太多人的抽插,长时间的抽下来,淫水都被我们的鸡巴抽乾了。不过幸好我们有给她内射很多的精水,尤其是我们不但把我们的精水射到她的小穴里给她中出了,有好几次还把我们的精水射到她的小嘴里把她喂饱饱,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把子孙灌进她的后庭穴里滋润她的小菊花。

  她美丽的小菊花紧緻的程度不输她的处女穴,插过的都说紧。虽然我不是帮她后庭开苞的第一个人,但是轮到我的时候,她的小菊花还是一样的紧,不因为有被多人插过而变松弛。加上前面已经有中出的人用精液给她滋润过,所以她的绽开的小屁眼里紧中有滑,让我的大鸡巴抽插起来更顺畅。我扶着她撅起来的洁白小屁股,把我的大鸡巴从后面塞进了她的小屁眼之后的感觉说起来,只有一个字:「爽!」就是爽!所以我也在她的小屁眼里面贡献了我很多白白的精液。
  至於阿天哥他妹妹呢?已经被我们玩到像一个软瘫的布娃娃,只能被我们翻过来,摆过去,变成可以摆弄成各种姿势的肉便壶,被动的接受每个人在她身体里面注入的精液。除了很多的精水之外,其实我们还给了阿天哥的妹妹很多的口水和汗水,她也流了很多汗水、淫水,还额外流了很多泪水。之前我用「金手指」给她抠逼的时候,她还喷了一地的尿水。

  对了,其实她也流了不少口水,当我们把鸡巴一支一支的塞进她的小嘴巴里给她吹的时候,她就「呜噜呜噜」的流了很多口水出来。吃个肉棒也可以吃得这么激动,我想她一定是哈我们的肉棒哈了很久,才会吃个肉棒吃得这么激动。想不到阿天哥她妹妹平常看起来那么清纯,原来也是个骚货。

  有一个被她尿水喷到的朋友本来也想要跟阿天哥他妹妹交换尿水的,但是我们都不想碰到男人的尿水,所以就阻止了他。於是他就在我们开始轮流「开捣」阿天哥的妹妹之后,趁着把鸡巴插到阿天哥他妹妹的嘴里给她吹的机会,将尿尿灌进她的小嘴里,让阿天哥的妹妹像吞精液一样喝下去。结果她吐了一地。没想到有个变态朋友就是喜欢这一味,害我们只好让她躺在她的呕吐物里继续轮暴她。
  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多人中出她的后庭,灌了太多精液进去给她浣肠的关系,有一个朋友正在她的屁眼里干着干着的时候,阿天哥他妹妹突然就「噗啦!」的一声喷了一堆屎出来。大家都吓得赶紧跳开。最赛的是那个当时正躺在她下面往上奸她小穴的那个朋友,跑都跑不掉,沾了一身大便。他气的把阿天哥的妹妹从身上推下去,爬起来破口大骂。

                (七)

  这下子阿天哥他妹妹白白的身体上又是屎,又是尿,又是我们的精液,又是她的呕吐物的,臭的要死,不清一清根本玩不下去了。还好朋友里面没有喜欢搞大便变态,但她身上髒的要死,没人想碰,大家只好去厕所装了几桶水往她身上泼,把软瘫的她跟地板一起沖乾净。我心里在想,下次玩女孩子屁眼恐怕要先给她灌肠,把她的屁眼清乾净了再玩。

  这十几个小时内我们除了跟阿天哥的妹妹性交,还有跟她口交、乳交、指交、肛交……每一种能交的花样我们都试着在她身上交交看,把她身上能试的地方也都试遍了。本来还想叫她表演自慰给我们看的,不过当大家都轮完之后她已经不会动了,只好作罢,继续骑到她身上轮奸跟死鱼一样的她。

  那一天她的「鲍鱼」跟「菊花」被我们给「生奸」了一整天,奸到都肿了起来。我们灌了非常多含有子孙的热豆浆在她的肚子里,大家「抚」摸她的身体、「捣」插她的小穴,充分的「生奸」了她的「鲍鱼」,用尽精力的让她的「沟」随时保持畅「通」,可以让我们的情欲跟体液与她互相「交」换「流」动。
  不过我没有,我气她要我给她「生奸」「鲍」之后又叫警察来抓我,所以戴了有珠珠的套子,不给她「生奸鲍」了。反正大家已经充分的跟她交换了体液的流动,把黏黏滑滑的子孙留到她的身体里面了。不过我认为她还是很满意我的表现,因为我觉得我插她的时候她叫得最大声。她被我插的时候昏倒的最快。
  我想我们肯定是把她上下两张嘴都喂得饱饱的,前后两个洞也通的好好的,所以阿天哥他那个飢渴的妹妹一定很满意,因为后来她就没找警察抓我了。我觉得我带朋友去找阿天哥她妹妹「沟通」的这件事,应该就是「射工」姐姐说的「团体抚捣」了。我没读什么书,也可以想得到去做跟他们读书多的人一样在做的事啊,我太厉害了!

  我认为我的「团体抚捣」做的很成功。和对方有充分「沟通」和很好的「交流」,而且有「抚捣」,有「中出」。阿天哥她妹妹从紧闭双腿抗拒到两脚开开随人捅,激动的从大声叫到没声。看到她被我们大家的热情感动到一直哭的样子,我想她应该对我们跟她的「沟通交流」是有满意的。只是没多久阿天哥就搬走了,不知道他妹妹后来有没有「生」就是了。

  今天跟台大的姊姊学习之后,我得到了很多,也明白了过去的错误,知道为什么要找我「抚捣中出生」了。为了报答,我应该要好好的「回硬」我的「贱液」给她,让她「品菇一下」看看我「做人」有没有及格。

  只是不懂的是为什么是要给她「品菇」?我的老二明明不是小「香菇」而是「大根」啊!她书都念到台大「射功」系了还对这些都不了解,台大的教育真是失败,让我觉得好「蓝瘦」。我想一定是因为她没有枪,只能给人射的缘故。因此更让我觉得要好好的给这个台大的姊姊「开捣」「开捣」才能回「鲍」她的恩情,尤其要让她好好品嚐一下我的「大根」,让她知道我绝对不是一条「小香菇」。
  所以我在她用她美丽的大头帮我做完「心理辅导」之后,就迫不及待用我的小头替她做「身体抚捣」。学以致用的「把握裆下」,把我从日文书和日文动作片上学到的知识拿来跟她的身体「沟通」和「交流」。向她介绍一下我的龟头,顺便认识一下她的奶头。我想既然她是一个「大学生」的话,那么只要我能让她生,我就是一个合格的「中出生」了。

  因此我把自己脱光光,跟她「袒裎相见」。也把这个台大来的姊姊脱光光,用我粗粗大大的「水管」去跟她细细窄窄的水「沟」相「通」,「中出」我的热豆浆进她的肚子里给她生,叫她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的「射功」。把我的「汁恩」的「涂」在她的「鲍鱼」上,「真袭实奸」地跟她「交」换体液的「流」动。给她亲身感受一下我「做人」的技巧,做为我对她教我什么是「社工」、「辅导」、「中辍生」的「鲍」答。

  为了让她知道「射功」种类的不同做为「鲍」答,我还特意示范了好几次。一次是射在她的小嘴里,一次是标准的中出生奸,一次是为了表演准确度,叫她张大嘴巴让我射。她为了表示尊师重道,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张大她的小嘴巴让我射,可惜她的嘴巴实在太小,结果大部分都射到她的脸上去了,这让我这个做老师的有点没面纸。

  我为了挽回面纸,还有给她撒必死一下,就特别为她再射了一次,这次是让她见识一下我的射程。我跨在她身上,用她白皙浑圆的大咪咪夹住我的鸡巴,她的咪咪很柔软很好摸,34C真不是盖的!一手抓不满,把我整根鸡巴都包住了以后,还有多出来的软肉可以抓。我揉一揉,ㄉㄨㄞ?ㄉㄨㄞ的,嘬了一口,像便利商店里卖的优格,香香甜甜,很好吃。

  这一次我从她的胸前射到了她的额头,还有一些溅到了她的头发上。她的下巴和鼻樑都黏黏的淋満了我白白的子孙,金丝眼镜上也被我喷满了白糊糊的一层,射程很远,我很满意,觉得扳回了一点面纸,她也很满意,高兴的流了不少眼泪。
  最后一次是走后门插屁眼,介绍我的马眼认识她的屁眼,顺便帮她量量肛温。她的肛温很正常,肛门里面热热的很温暖,夹得我很紧,很爽快。这一次她特别高兴,叫得特别大声,眼泪流得也特别厉害。

  不过她的态度一直不太好,真不知道台大怎么教她的。她给我做「心理辅导」的时候,我都乖乖坐着配合,可是轮到我帮她做「身体抚捣」的时候,她却一直扭来动去的挣扎个不停,大吵大闹,不愿意好好学习。不就她自己说「抚捣」要先坦诚相见吗?怎么在我脱她的衣服要跟她「袒裎」相见的时候,她却一直反抗,还不停的哼哼嗐嗐,吱吱歪歪呢?这些知识分子好假掰,老是说一套又做一套。
  不行!听说现在连大学的教授都会作假论文,她这么假掰一定是大学把她教坏了。幸好我很会教的。我得要好好用我的专业知识来「捣」正她,让她瞭解「建筑工」就是要盖房子的,「水电工」就是要修水电的,「厨工」就是要烧饭,「木工」就是要锯木头,做「射工」当然就是要负责让人射的啊!

  虽然我中学都没毕业,但从前面的例子可以知道我很会「抚捣」的,而且「射功」一流。我喜欢直率一点的教法,善用肢体语言是很重要的。我虽然书读不好,可是我很会使用肢体语言。不乖是不是?老子几巴掌下去她就不敢再「装肖为」了。果然她也是「不打不成器」,一打就开始乖乖的学习怎么当我的肉便器了。

  俗话说:「棒下出孝子」,改正她的学习态度之后,接下来就要用我的大肉棒好好的教育她了,教这个台大来的「射工」姐姐见识一下真正的「射功」。
                (八)

  所以我坐下来张开大腿,露出我的裆下,叫她跪下来练习吹我的鸡巴。这个姊姊不愧是台大的高材生,一点都没有浪费她的智商和美丽,学得很快。一下就学会了如何用舌头舔龟头,嘴巴套鸡巴的技巧,每一下都舔到了重点,让我爽到忍不住对空发射。

  就在我白白的子孙冲出我裤裆底下的高射炮管的时候,美丽的「射工」姐姐正趴在我的两腿中间,努力的练习用她的小嘴巴套我的大鸡巴,一点都没防备。我乾脆用两手按住她的头,用我的下体抵住她的嘴,把我的子孙们通通都灌进她的喉咙里。

  她「呜呜呜」的哼叫着被我射满了一嘴巴,涨得腮帮子都鼓起来,小嘴里白白糊糊的黏满我的子孙,满满蛋白质多得都从她的嘴角边缘溢出来。她张开小嘴抬起头来,含着一嘴我的子孙,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叫她通通给我吞下去。她本来还不肯,但是我伸手就用巴掌教了她一下不可以挑食的道理。看到我再度高举的巴掌,她低下头,乖乖的开始吞嚥小嘴里我喂给她的美味蛋白质。

  我看她垂着头,皱紧双眉,一只手捂着她的胸口,一只手掩着她的小嘴,侧歪着身体坐在地上。要非常努力的蠕动她的喉头,才能用力嚥下嘴里黏黏白白的浆糊。我看到她的喉头咕嘟了几下,接着立刻屈蜷起她的身子,张开她的小嘴一直不停的说:「呃!呃!」同时流下了眼泪。我想我子孙做成的蛋白质「热豆浆」一定很美味,才能让她这么感动不已。

  「啊!」我待她吞完之后,伸手托住她的下巴,示意她把脸仰起来对着我,叫她张开小嘴让我检查。她怯懦的抬起头,紧闭着双眼对着我张开小嘴。我嫌她动作不乾不脆的,乾脆伸手从后面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拽到了我面前。
  我向下拽着她的头发,让她把脸仰高,掐着她的脸颊让她把嘴张大,向她的嘴里看了一下,「射工」姐姐的小嘴里空空的。我又用手指勾住她洁白的贝齿扳开她的下巴,让她把嘴再张大些。只看到她咽头粉红色的悬壅垂和在她口腔里蠕动的柔软丁香舌。她确实乖乖地把嘴里的精液都吃下去了,剩下嘴角边上还黏答答的残有一些刚刚溢出来的白浆。

  我把它们都用手指捋在一起,通通拨揦进她的嘴里。看着「射工」姐姐粉红色的小嘴里积渚着的白色黏浆,我觉得这还不够,又把手指上沾到的白色黏液,在「射工」姐姐的贝齿上刮了个乾净,要她也吃下去。我看着她闭着眼睛用力的吞嚥之后,再次叫她张开小嘴给我检查。看到她嘴里空空如也,这才满意的放开她。

  虽然这个「射工」姐姐很美丽,但是她的餐桌礼仪不好,因为在她抬起头来还有我教训她不准挑食的时候,她让我我白白的「蛋白质精华液」从她嘴里流了好多出来,洒得地板上滴滴点点的都是。我看着流到地上的白色「豆浆」,突然想看高贵的像仙女一样的社工姐姐趴在地上像狗一样舔食精液是什么样子,於是就叫她要把流在地板上的蛋白质也舔乾净。

  「把地上的洨也吃掉。」我命令她。

  她蜷缩着赤裸的身体,坐在地上惊惧的看着我,摇了摇头。

  这个「射工」姐姐真不乖呀,看来是我教训她教训的还不够。

  「妈的!吃掉!」我指着洒落在地上的蛋白质,向前逼近她。

  坐在地上的她在我的威逼之下,害怕得不停挪动着身体向后退,一不小心就失去平衡倒到地上。但她仍一手掩在她那34C的柔软大奶前,一手用肘支着雪白的肉体,屈伸着两条美腿推动雪白的身躯向后退缩,两眼紧盯着向前逼近的我,一边摇头,一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频频哀求:「不要……不要……」。眼里闪着的全是畏缩和恐惧的光。

  「妈的!叫你吃掉你是听不懂喔!」我愤怒的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后颈,拖着她把她往滴在地板的精液上按,「啊!」她尖叫一声,大颗大颗的泪珠就开始往下掉。我指着地上冷掉的「蛋白质豆浆」,大声说:「干!你他妈的给我把地上掉的都舔乾净!」。

  但刚吞下我射在她嘴里的「蛋白质热豆浆」的「射工」姐姐尽管哭得稀哩哗啦,却还是死活不肯舔地上的「冷豆浆」。她缩紧了雪白的身子拼命的抗拒,可是在我之后透过巴掌和拳头用力的教导之下,她不但乖乖的把掉在地上的蛋白质精华液舔乾净,而且还是用标准的「土下座」的谢罪姿势趴在地上舔。书读得多的人还是比较容易受教,尤其是这么聪明的美女,我觉得。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比较容易受精就是了。

  我看她泪流满面,每吃一口,就要停下来掩着嘴巴、捂住胸口,低头「呕~呕~」的讚美很久,确实是诚恳的表达了她不该浪费食物的歉意。这个台大的「射工」姐姐一定学会了珍惜食物的可贵。「知错能改」,怪不得她那么有气质,我想。

  不过一开始的时候她也不是那么乖,虽然在我巴掌的劝说之下俯低了身子,但是面对着刚刚洒在地上星星点点的冷「豆浆」还是有些犹豫。我知道有教养的女生都不会在地上捡东西吃啦,可是我是为了展现我的「射功」给她「品菇」,才会把我的蛋白质「热豆浆」射到她的嘴里的,这可不是想喝就喝得到的!我喂这么珍贵的蛋白质给她,怎么可以让她这么不给面子的吐在地上?

  所以看到她趴在地上犹豫着要不要把我的子孙吃下去的样子,我火就不打一处来,抬起腿来一脚就踩到她的头上,把她的脸向地上的蛋白质「豆浆」压下去。「叭!」的一声,她的小脸就贴到了地面的「冷豆浆」上,脸颊和鼻尖上都沾满了黏黏的白浆。她立刻又号哭起来。我不高兴的在脚下又施了点力,她立马就乖了,抽抽噎噎的趴在我面前,用「土下座」的姿势伏下身子,伸出她小小的舌尖,一点一点舔吃起刚刚落在地上冷掉的蛋白质。

  我看着臣伏在我脚下一边哭得抽抽噎噎,一边伸出舌头舔舐地上精液的「射工」姐姐那赤裸的雪白身体,和滑顺玲珑的身腰曲线,以及高高撅在空中晃动着的洁白浑圆的大屁股,底迪就忍不住硬梆梆的站起来。所以我也站起身来,走到「射工」姐姐屁股后面,然后跪下来扶住她白白肥肥的大屁股,拿起我的大鸡巴对准她的粉嫩饱满阴户,挺着我的腰就往「射工」姐姐的小穴里面扎了进去。
  「啊噢!」

  她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身子震了一下,惊叫出声。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示意她不准乱动,她果然就从顺地趴伏着不敢动,乖乖的撅着她的屁股,等着我把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插好、插满。我扶着她的屁股,慢慢的把我的鸡巴推进她的阴道里。她的阴道乾乾的有点紧,不是那么好插。插入的时候我听到她哼了一声,同时身体缩了一下。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