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奇奇怪怪性事】(中)作者:txws117
【奇奇怪怪性事】(中)作者:txws117
字数:10646


                 中

  没有老公的日子,过的好无聊,偏偏时间又过的那么慢,案件已经发到法院,距离开庭还两个星期不到,陈医生一直跟我保持着联系,俗话说,这世上的事,总是说不清,就好比这病毒,果然又发生了新的变故,那个女的来了次月经,月经刚完,肚子莫名疼了起来,用仪器测试疼痛度居然达到了宫缩的程度,那个女的直接痛晕了过去,姐姐把妹妹弄来医院,陈医生给她检查后建议继续采用内射的方式,试验下来果然有用,内射后没几分钟,女的就苏醒过来,疼痛感降为0,并已观察了好几日,都没有复发。

  瞬间,我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既视感,我立马想到打电话给小悠,把事情告诉她,可她的号码提示关机,好几次都这样,只能作罢,过了几天,陈医生打电话来说小悠要见我,当时我还在睡觉,一下子就爬起,冲到医院,小悠看起来十分虚弱,陈医生说她已经疼了好几天,过了好几个医院,实在没办法,才来找的他,看着她那话都说不清楚的样,我实在想骂她又开不了口。

  请律师、警察来录了口供,为老公翻案,警察教训了小悠两句就把老公放了出来,这次,我逼着小悠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不再告老公强奸,保证不再无理取闹,保证听我的话,我才允许老公内射她!

  等人都走后,我直接扒下裤子,趴在小悠床边,扭着屁股要老公干我,老公被关了半个多月,也憋久了,胡乱将我穴穴啃湿,也不顾旁边有小悠看着,挺着大鸡吧就插了进来,这是在医院,我不敢乱叫,捂着嘴巴像只发春的小猫鸣唔,可能憋久了,老公只这么个后入姿势,干得我两次高潮就嚷嚷着要射,若是平时我肯定不许,但此刻我还没下命令,小悠已拉下了自己的裤子,老公鸡鸡上裹满了淫水,很顺利就插入小悠那狭窄的阴道,抽插了没几下,突突突,射得她眉头紧锁,双拳紧握,看不出的喜怒哀乐。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老公内射自己的妹妹,其实心里蛮羡慕的,我们为了暂时不要孩子,一直采取体外射精,自己都没能尝试被精子灌满的味道,可妹妹才半个月,就两次,那种感觉,肯定舒服得打颤吧!

  小悠痛楚消失,喝了点粥恢复了力气,打了盆水一个人在卫生间洗洗,那种时候,觉得她好悲凉,可再想到老公受的罪,又觉得她活该,看她那样子已不想搭理我们,我也不想自讨没趣,拉着老公就走了。

  …………………………邪恶的分割线,大致意思就是平淡的过了几天。
  老公出去收账,我在家打扫房间,刚把地面扫干净,门铃响了,一看,居然是小悠,拎着个行李箱,她都这样对老公了,我也不会给她好态度,直接摆着个脸,「你来干嘛?」

  「住你家呀!」她倒不客气,行李箱往旁边一放挡住我关门,叉着腰看着我,笑嘻嘻的样,脸皮厚的要死,「我没老公养,自己打工又不愿意,爸爸妈妈又把我赶了出来,只能来投靠姐姐你咯!」

  「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被她那说辞逗笑,再说她总归是我妹妹,再大恨又能怎样,只能帮她拎着行李箱,「懒么懒得要死,我可不会白养你!」

  「怎么会呢,我会陪姐姐吃,陪姐姐喝,陪姐姐玩啊,俗称三陪,姐姐赚钱又赚的多,就算养十个妹妹,都没问题的啦!你家房子这么大,随便找个房间给我就行了,有空调能上网,最好来个电视。」

  「神经病!」我将她引进来,关好门,带她住我们旁边的卧室,安顿下来后说道:「事先说明,住我这没关系,但我得问问小天的意思,他要是不愿意,我可会赶你出去的,还有,你得去找个工作,别把我这当养老院!」

  「姐夫还不都听姐姐的话,我会出去找工作的,哎!在外边流浪,真难受,我先洗个澡了!」

  「洗吧!我还要打扫为生呢!」

  房子收拾的干干净净,小悠擦着头发上的水,裹了个浴巾就跑了出来,回屋穿好衣服后问我伸手拿了500块钱,说去超市买点零食和日用品,等她出去我便着手烧午饭的事,才第一个菜下锅,老公回来了,看他春光满面的样就知道收了不少钱,给了我一个甜甜的吻后,他说要尿个尿,菜要出锅了,老公跑了过来,「老婆,你今天洗澡啦?换下的内裤好性感,味道还有点浓哦,是不是趁我不在家,偷偷自摸啦?」

  「啊?」我顿时想到了什么,急回头一看,老公手中正抓了条紫色的,透明的,只有裆部有布料的蕾丝小内裤,而那沾满液体的裆部,正贴在老公那高高的鼻尖上,他压根不知道小悠来了,也不知道刚洗过澡换下内裤,当然不知道那内裤是小悠的,而且小悠在外边流浪这几天,不晓得是不是一直穿的那条内裤,所以来这急着要洗澡,上边的味道当然很浓郁了,看着老公那兴奋的闻,还准备伸出舌头舔的样态,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当尴尬时,门开了,小悠提了一大袋东西进来,看到我,看到小天,看到小天手中的内裤,袋子啪掉在了地上,尖叫声刺破了十五层天,旋即,她已甩刘翔三条街的速度,翻过厨房与卧室间的桌子,一把抢过了小天手中的内裤,甩手给了小天一巴掌,「姐夫,你这个死变态,偷我的内裤,还,还,你简直就是变态,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变态,你怎么不快点去死啊!」

  小天一下明白了什么,摸着脸不知所措。

  「小悠,你姐夫他不知道你来了,他以为这条内裤是我的,才拿过来问我的啊,你误会他了!」

  「误会,误会个屁啊,偷内裤,闻内裤的变态,他就是个死变态!」

  「喂!小悠,你这话我就不喜欢了,什么叫死变态,我们是夫妻,我穿过的内裤我老公想闻就闻,想舔就舔,想怎样就怎样,他哪里变态了,倒是你,洗了澡内裤不知道收起来,还随便乱丢,不就指着别人去偷么,你才是个淫娃!」
  「你家就那个地方洗澡,洗完澡内裤不放在那放在哪啊?」

  「那你姐夫也不知道这是你的内裤啊,你要是不这么厚脸皮,不请自来,他哪会拿到你的内裤,再说了,你这内裤几天没换了,脏么脏的要死,还脏了我老公的手呢!」

  「脏?脏你老公还不很开心的拿在手里?刚刚那股贱样,贱!」

  「好!好你个小悠,我也懒得跟你吵架,滚,拿着你的行礼,你的内裤,给我滚,永远别踏进我家门!」

  「滚就滚!」小悠提起袋子,拿着内裤,回屋拿起行礼,急吼吼往门走,走到门口愤怒拉上门,呯的一声!我正想安慰老公呢,他倒先拍拍我的肩膀,「老婆,对不起,我又给你惹事了,我脸皮厚,不疼!」

  「噗!」望着那红嘘嘘的脸,我忍不住笑出了声,「还是你好,我妹妹都那样了,你还不跟她计较!」

  「哎!老婆,你说人被狗咬一口,难道还要反咬回去不成?这事我也有错,总是色眯眯的,回来就想着闻你穿过的内裤!」

  「一点都没错,我喜欢你对我这样色眯眯的!」捧着老公的脸,就准备动情吻上去,门呯呯被踢了两脚,吓我们一跳,跑过去开门一看,又是小悠!

  「你来干嘛?」

  「姐姐!」小悠竟一把跪下,抱着我的脚就哭,「我实在没地方可去,你就原谅我收留我吧,刚刚姐夫的错,我也原谅他了,只要他保证下不再烦,而且我都滚出去过一次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当我是只可怜的流浪狗,给条生路吧!」
  哎!谁叫我有这样的妹妹呢,只能让她回屋收拾收拾,洗手吃饭。

  多了个人,总是会热闹些,虽然那人总是吵吵闹闹的,只是,相处时,小悠总是时不时故意把内裤带走,嘴上还说着不能让我老公触碰到,我老公偏偏对她毫无兴趣,不对,陈医生说过,老公可能是有兴趣但不说出来。

  直到有次,我睡觉前在微信玩时,朋友发了个链接给我,那标题就让我有种不安的预感——变态姐夫深夜偷我内裤自慰,我该怎么办?打开一看,那字里行间的描述,过程,跟小天那次一模一样,顿时来了气,准备找小悠理论,被老公一把拉住,「老婆,算了,她是个小孩子,我们让着点她就是了,就算你去问她,她不承认,反过来怪你冤枉她,那多不好啊!」

  「哼!」我气鼓鼓躺下,「钻被窝里,给我舔下面!」

  「遵命!」

  享受着老公舌尖上的伺候,反复看着那条微信,突然,心中冒出了个想法,小悠现在不能跟别的男人恩爱,还得靠老公维系生命,那就等于这辈子做定老公的小妾了,既然这事已无法改变,倒不如……

  该怎么做呢?我打开微信,找出陈医生,发了条信息过去。

  「老婆,你今天的水好多哦!」老公在下边闷在被窝里说道:「是不是在看什么色情片啊!」

  「水多你还不快点上来干我!」

  「遵命!」

  第二天一早,我特意去买了张卡,申请微信,起了个名字叫「谁比我邪恶」,去加小悠的微信,小悠果然是个交友广泛的人,很快就加了我,我当时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直截了当就一条信息发了过去,「HI!我看过你的文章,被你姐夫闻内裤的感觉,怎样啊?」

  「神经病!」小悠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别急着删我呀,我也很喜欢闻女人内裤的味道,包裹着私处一天、两天,甚至更多,吸着满满的淫水,尿液,汗水的混合味,放在鼻尖一口吸下去,哇!那感觉,别提多带劲了,能让人瞬间精神百倍,你有没闻过自己内裤的味道啊?」
  「毛病,删了,你把我也删了吧!」

  「喂喂!」我连忙几条信息接连发了过去,「别删」「我想闻你的味道」「我出钱」「我愿意出钱」

  怀着忐忑的心等了好一会,小悠果然又来了信息,她从小就是个喜欢钱的人,一看到我说出钱,果然上钩了。

  「喂!内裤的味道真这么好闻么?你不觉得很变态么?」

  「哪有!闻着你的味道,幻想着你那私处就贴在我的鼻尖,多么诱人的一幕呀!」

  「越说越神经病,你说愿意出钱,是买我的内裤么?」

  「当然!不过我要那种穿了三天,满满的全是味道的内裤,你想啊,一条内裤,买来几块钱,贵点的也不过几十块,你穿三天,还不用洗,转手卖给我,多划算,多舒服的事啊,又能满足我特殊爱好,一举多得嘛!」

  「你愿意出多少钱?」

  「嗯……你愿意自拍张照片来看看么?要是漂亮的身材好的,我愿意出2000块,长相普通的嘛,200!」

  一会会,小悠果然来了张自拍照,当然了,我知道小悠长啥样,一眼就看出她里面P图的成分很严重,脸上的痘么全没了,就只穿了件蓝色的衬衫,两条白花花的腿交叉着瞪着拖鞋,看不到内裤,让人看了有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哟!不错,是个大美女,2000块,值了!」

  「哼!那是,可我还没决定卖不卖给你呢!」

  「别犹豫了,我知道你愿意成人之美,待会拍张内裤照片来,每天晚上都得再拍一次让我看到上面留有的你的痕迹,三天后用快递发给我,地址是XXXXXXXX!」发完我就2000块转账发了过去。

  「哟!你还挺心急的,你不怕我收了你这钱,不卖你货啊!」

  「切,怕毛!我不缺这2000块钱,至于你,就差这2000过日子我也无语,你还不得指着下次么,舍得骗我?」

  「你还说对了,我还真不舍得!是不是只要拍内裤摊在床上的照片,不用拍穿身上的啊?」

  「随便你咯,晚上6点前,记得传照片啊!」说完我便灭掉手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但又好失望,原来自己的妹妹,对待老公态度那么差,实际却因为这点钱,故意主动做自己觉得恶心的事,真如陈医生所说,女人天生是个骚货么?
  晚上,小悠的照片如期而至,黑色的小内内,很普通,中间一块淡白色异常显眼,老公看到照片还吓了一大愣,「这?这?这?这真是小悠的?」

  「那当然!怎么?是不是很想闻到那上边的味道啊?」

  「没,没有!那种忘恩负义的家伙,穿过的内裤,不恶心才怪!」

  「哦?是么?老公可不许说违心的话哦!」

  「哦……哦!」

  三天后,我写了虚假的地址,但上边是我的新手机号,她一看我跟她还同城,疑问了句,我便说我们还真有缘,她也没再继续追问,毕竟很轻松就得2000块钱呢,虽然快递员抱怨了句,但我还是很顺利收到了内裤,晚上,压制着心中的兴奋,叫老公拆包裹,从他那鼓鼓的下体就能看出,老公果然骗人,哼!
  「嗯……」我在小悠内裤裆部使劲吸了口,淫水味比较少,比我的淡了许多许多,但还是有点的,吸完后朝老公晃晃,「老公,你真的不要闻闻么?」
  「不要不要,快拿走,绝对不要!」

  「哦?」我抓着内裤一把跳到他跟前,极富挑逗的眼光看着他,「为什么你嘴上说不要,下边却硬了呢?」

  「还,还不是因为你!」老公吞了口口水,「长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还穿得这么性感,连看我的眼神都这么诱人,我哪里受得了这种诱惑,能不硬么?」
  「那……」我去抽屉里拿出眼罩,罩住老公,又温柔的把他双手绑在身后,脱下他的裤子,再拉出自己的内裤往他鼻孔那一放,「闻闻看,这个是不是我的味道啊?」

  老公使劲吸了好几口,点点头,我再把小悠的内裤往他头上一套,裆部对着老公的鼻子,并用丝袜绑住,「看在老公这么乖,又诚实的份上,我就赏你多闻一会,闻够了的话,还允许你舔哦!」

  老公使劲点头,使劲吸,我则在他旁边坐下,舔着他的奶头,「老公,内裤的味道好不好闻,喜不喜欢呢?」

  「嗯嗯嗯!」

  「那你明天后天大后天,有没有天天都想闻呢?」

  「嗯嗯嗯!」

  「嘻嘻!老公真乖!」我把自己的内裤往他鸡鸡上一搭,在抽屉里整齐排好的用具中拿出两个夹子,一边一边夹住他的乳头,又拿出一把50厘米的直尺,啪的往他两瓣屁股上来了一下,瞬间两条印子,老公闷哼一声却不敢说什么话,站直着身子不敢乱动,鸡鸡也变小了许多,使得内裤滑落在地,「说,我为什么要打你?」

  「因,因为!因为!老婆,我……」

  「别打岔,回答问题,如实,好好回答问题!」

  「因为,我头上套着的内裤,味道,很老婆的有点区别,不是老婆的,是,好像是小悠的!」

  「那你为什么还天天想闻,说很好闻?你是不是还伸舌头舔了,舔了的味道是不是很好?」

  「不,是,没有,我……」老公顿时语无伦次,「老婆,老婆我错了,我……」

  「那你以后还想不想闻她的内裤,舔她的内裤了?」

  「我……我……我想!」

  啪!啪!啪!

  直尺一下又一下,抽在老公两瓣浑圆挺翘的屁股上,很快就被打的血红,「你居然想闻我妹妹的内裤,居然想舔她的内裤,但我没有怪你,没有怨你,这一切都是天意,更多也是我自己造成的,但我心里就是难受,就是不爽,就是不开心,就是想打你,老公,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非要你闻小悠的内裤,明明知道你说想要闻她的内裤,我自己会很难受,可为什么就一定要你说出口呢?那该死的什么狗屁病毒,为什么非要你的精子射小悠体内才能维持她一段时间的生命,为什么到头来,我还要,还要和妹妹一起分享你,还得逼着你得到她呢?」

  「老婆,老婆,呜呜……」老公使劲咬住了嘴里的内裤,不晓得他是不是在拼命的吸,拼命的舔,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只能硬挺着,被我打。
  啪!塑料做的尺,有他的极限,终于,断成两瓣,我才喘着粗气扔掉尺,看着老公那红肿红肿的屁股,喘着气,喘着气,摸着那滚烫的屁股,老公的身子微微颤抖,我像捧着宝贝一样,伸出舌头上去舔舐,「老公,疼么?」

  「不疼!」老公吐掉了嘴里的内裤,「只要老婆能开心,做什么,我都愿意!」
  「嗯!那你好好站着!」说完,我的手顺着他的屁股,往中间,掰开,舌尖顶上了他的屁眼,一种苦苦涩涩的味道,自己的屁眼被老公舔过多次,原来是这种味道,老公屁眼被侵犯,嗯了声,不敢动也不敢说什么,我却能感觉到,他微微把屁股翘了翘,我不管他,蹲下,沿着他的屁眼滑到两颗蛋蛋上,顺时针舔舔,逆时针舔舔,最后一口吸进来,老公跟自己说过,蛋蛋被含在嘴里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相反还有点难受,但这是一种兴奋剂,会让阴茎勃起的很大,吸着舔着,我的头已经钻进了他的胯下,他不得不分开双腿,如扎马步一样蹲好,而我的身子也坐在了地上,才能免于疲劳。

  顺着阴茎根部,往龟头方向,一口又一口舔舐,由于老公的鸡鸡已硬得十分厉害,朝腹部翘起,我不得不用手指头勾住,往下拉,才能坐在地上将龟头含在嘴里,老公的马眼很快分泌出前列腺液,我不喜欢那玩意,便用舌头挑起液体,往后涂抹在他的屁眼上,也许是这个动作触发到了老公的神经,那挺翘并抖动的阴茎嘴里,不断往外冒着前列腺液,弄掉了,就又冒点出来。

  我一口将老公龟头咬出,疼得他手臂上的肌肉一块块凸显出来,才松了口,顺便给了茎体一巴掌,「哼!你弟弟讨厌死了,一直吐口水,明知道我讨厌他的口水,还吐,吐的没完没了!」

  「老婆,他被你舔的这么舒服,吐水是正常的嘛,我也没办法啊!」

  「哼,分明是你闻了,舔了小悠的内裤,才会一直冒水的,平常也没见你水这么多!」

  「嗯,老婆!确实是这样的,都是老公好色,好老婆妹妹的色,老婆得惩罚老公!狠狠惩罚!」

  「罚你舔我全身,就像舔小悠那样,每一寸都要很仔细的舔,舔完再干我,干到我舒服了想睡觉为止,但你不许射!」

  「遵命!」

  接过我手中的纸条,老公脸上说不出的丰富表情,「老婆,这,这,我真要这么做么?」

  「嗯哼!」我点点头,拍拍老公的脸,「必须顺利完成,拿出你的看家本领,花言巧语,明白?」

  「遵命吧!」老公一脸苦相撕掉纸条,整理好衣装慢悠悠走出家门,小悠还在睡觉,硬生生被我拉了起来,教训一顿,拖着她一起去找工作,上午转到下午,以她的初中文凭,人家直接回绝,连回家等消息的机会都没,她吃过饭要回家睡觉,有我在怎么行?继续拉着去逛街,买衣服,从内到外我故意让她帮我挑选,价格什么的,看不都看,一套性感内衣4000多,买,更别说外套了!虽然她满脸不情愿,但我能看到她目光中那种动心,偏偏衣服都是我的,她的嘛,自己赚钱!

  回到家,她匆匆洗了个澡就吵着要睡觉,我了解她,纯粹猪一个,一天不睡14个小时都不乐意,睡着了吧,多有诱惑力的事情都弄不醒她。

  老公在我指示下,找了个认识的人,在小悠房间八个方位装满了隐形监控,全都是军方用品,带夜视功能的,主机放在密室中,用无线网连接到我的手机上,这样我打开手机就能看,还不占内存,嘿嘿!

  因为熟悉小悠的性格,在她只穿一条内裤盖好被子躺下后,我发了个微信给她,「美女,你的内裤的味道,好淡哦,根本激不起我撸的兴致,要不我们激情视频吧,我给你2000块一个小时,让我一边闻你的味道,一边欣赏你那曼妙的身体,自慰时那娇羞的模样,如何?」

  小悠耷拉着眼睛拿起手机一看,来了一个字「滚!」

  「我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告诉你,愿意卖我内裤跟我激情视频的人多了,我给你2000块算给你面子了,就你这味道,200块我还嫌弃了,别以为自己了不起,也就只有你那姐夫对你感兴趣!」一口气打了这么多字发过去,显示您已不是对方好友,嘿嘿!我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好了,去吧!」老公舔了我有一个小时,我拍拍老公的肩膀,他看起来依然那副不情愿的样子,我露出牙齿,「怎么?昨天被咬的不疼?」

  「我去我去!」老公穿上保暖内衣,厚厚的棉袜,蹑手蹑脚走了出去,我望着屏幕,小悠果然很累忘记了锁门,老公轻轻打开门,跟个贼一样走到小悠床边,轻声喊了喊她的名字,没反应,不晓得老公现在是不是心跳很快,但我只是看着,心跳都非常的快。

  他抓着小悠脚边的被角,轻轻掀开一点,再看看小悠,睡的很憨,再掀开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直到她那白嫩嫩的脚露出来,才冲监控眨眨眼,俯身低头,伸长了舌头,舔上了小悠的大拇指。

  哇!看着老公灵巧柔软的舌尖,在小悠大拇指上来回舔弄,我不自觉抚摸起自己来,身体好热,同时也感慨,小悠脚被侵犯了,还没感觉,依然睡的猪样,好厉害!老公的舌头沿着脚趾缝,一根一根往小脚指上舔,舔着舔着还从脚缝中插进去,挤开,再拉出来,就跟狗一样趴在小悠的脚边,耐心舔舐着她的脚丫。
  一只脚舔完,还有另外一只,由于她双脚是一上一下交叉着睡的,舔里边的必须掀开更多被子,还得双手撑在床上,身体前倾,看起来比较吃力,要不是国足体质,一般人还真不行!舔着舔着,小悠的手突然拍向老公,老公似乎也感受到了,连忙一躲,趴在了地上,小悠的手拍在自己腿上,抓抓,盖好被子,侧身翻过去,睡了!莫非,她以为是只蚊子?

  老公在地上趴了好一会,才慢悠悠起身,因为带着手机,开着手电筒功能,用布遮住光源使得露出一点点,极微弱的光,看到小悠的睡姿后,老公再次喊了声,见没反应,再慢悠悠掀开了被子,突然,老公冲监控挤挤眼,一下钻进了小悠被窝中,没了动静,我真奇怪呢,等了好一会,才见老公发视频,点开一看,在手电照射下,小悠被子里的美景顿时映入眼帘,虽然不是那么的清楚,但在这一头看的我,感觉好刺激!

  浑圆的屁股,勉强被黑色内裤包住一点点,几乎占据了整个屏幕,原来,老公直接头和手伸了进去,用被子挡住光源,视频对着小悠的屁股,给我看呢!
  他还故意拉近拉远,拉近拉远,最后贴着小悠的私处很近,同时鼻子贴了上去,因为视频聊天能听见声音,他还故意用力吸吸,用力吸吸,看得我真是热血喷张啊!

  吸着吸着,老公一只手抓手机,一只手拉住小悠内裤的边缘,一点点,一点点往外拉,一点点的拉,直到拉开一个口子,使得摄像头可以进去,哇!小悠的私处,仿佛一个大特写充斥了整个屏幕,那如同一条线的私处,粉红粉嫩,中间一点点的白色,似乎往外散发着点点热气,怪不得男人对此处都那么着迷,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美妙的艺术品呐!

  老公再用力将内裤拉开,拉开,另外两根手指还贴到小悠私处上,按按,戳戳,甚至将洞口分开了一点点,使得手指可以伸进去,蘸蘸里边的水,再慢悠悠拉出来,放在嘴里舔舔,这种淫荡的方式,让我说不出的……哦……快感激增!!!!

  老公似乎还不满足现状,将头伸了过去,他要干嘛?他,他,他那高耸的鼻子,居然贴在了那条缝缝上,天呐,他在吸小悠的味道,紧贴着私处吸里边散发出来的味道,那淡淡的骚味,那热热的骚味,那……天呐!我的穴穴都要泛滥成灾了!

  这还不算,鼻子享受了,还有舌头,老公伸长舌头,对准小悠的私处,整个脸都埋进屁股沟中,用舌尖小心分开那两瓣阴唇,一点点,一点点的挤进去,挤进去,上下滑弄滑弄,哦……小悠私处那美妙的淫水,正一点点渗入老公嘴里,他那下体,一定硬的要爆了吧,否则……

  啪!果然,下体被侵犯还能睡的死死的,那就真是猪了,小悠一把拍到老公的脸,瞬间,像是摸到极可怕的东西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一下摸到床边的灯,啪嗒!整个房间雪亮,摄像头主动关闭夜视到完全看得见,可等了足足一秒钟。
  小悠出奇的安静,居然没有大叫,而是愣了好几秒,同样的,老公手中抓着手机,闪光灯还开着,愣住,两人就这么对视,对视……

  「姐夫!你!你在干什么?」

  「额……」老公一副很老相的样子,摸摸后脑勺憨厚的笑笑,「那个,小悠啊,我上次不偷闻你内裤么,那味道在脑中,好多天了,怎么都散不去,这不你姐姐睡着了么,我就,过来了,其实我想闻你内裤好久了,可你房间一直锁着门,今天正好没锁嘛,所以我就……」

  「混蛋!」小悠抓起枕头,一把扔向老公,老公头一偏躲开,「小悠,你别激动,我真的很喜欢你内裤的味道,反正我都舔过你全身,内射过你了,再说你下次月经万一又痛,我不还得内射你么,现在我就闻闻你的内裤,没什么嘛!」
  「你!」小悠指着老公,脸气得通红,身子发抖,手也在发抖,「你这个变态姐夫,恶心姐夫,混蛋姐夫,我要告诉姐姐!」

  「不要啊小悠,就算不为我,也得为你自己着想嘛,你告诉你姐,你姐肯定受不了,到时会休了我,那样的话,你下次再生病,怎么办?我也只是想闻你内裤的味道,并不对你做很出格的事嘛,你为什么要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呢?」
  「你,你,你!」小悠气得喘气声都变得很大,「你这个样子对我,就算粉身碎骨,我也不放过你!」

  「哼!你已经欺负得我够惨了,我好心救你,你却告我强奸,害我差点坐牢,你自己想想,我怎么对你的,你怎么对我的?」

  「那是你活该,你混蛋,你恶心,有了姐,还要搞别的女人!」

  「我那是救你,你别乱冤枉人好不好!」

  「我呸,那你现在对我做什么?我下边,下边,下边怎么湿湿的,你个混蛋!」小悠说着说着,竟一屁股坐在床上,哭了起来,老公顿时没了主意,只能在旁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傻愣愣看着,看了好一会,才慢悠悠吐出些字,「小悠,你别哭了好不好,是我不对,没征得你的同意就对你胡来,可是,可是你的内裤味道真的好好闻,我真的好喜欢,而且不光内裤,你全身哪里的味道,你整个人,对我都是很大的吸引,你就像一颗罂粟一样,散发着无尽的魅力,小悠,若是你愿意,我出钱,出钱好不好?只要你愿意让我闻,多少钱我都愿意。」

  「滚!」小悠拉开被子指着门,「你个死变态,快给我滚!」

  望着老公屁颠颠跑出来的样子,真是好气又好笑,不过无所谓啦,我下边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必须得止痒!

  第二天,我特意等老公出门才去叫小悠,敲得门框框作响里边才传来懒洋洋的声音,「谁啊,干嘛啊!」

  「我啊!几点啦,还不起来跟我一起去找工作!」

  「让我再睡一会嘛!」

  「睡什么睡啊,几点啦,到现在还不知道起床,晚上出去做贼的哦?」我边喊还得憋住不笑,赶走了老公,她肯定也没能睡的舒服吧!被我硬拉起来,她一整天都游离状态,我不断数落她不晓得过日子,不知道去赚钱,不知道钱的重要性,就知道啃父母的,被父母赶出来就来啃我的,什么什么……

  日子就这么过着,我再也没给她钱花,见她每次一换下内裤,就赶紧去洗掉挂外边,我就忍不住想笑,她总是会买一些没用的奇奇怪怪的东西,那2000块钱没多久就花光了,问我要,我肯定一副铁面无私的态度,终于,在我和老公准备开战时,新号码传来讯息,一看,居然是小悠主动添加我好友了。

  「喂!」她的态度依然很拽,「我穿过的内裤,还要不要啦?」

  「光闻有什么意义哦!」我也回的很快。

  「那,那我答应跟你视频!」

  「好嘞!」我将摄像头挡住,发了个视频过去。

  小悠:「你不先打钱么?」

  我:「为什么要先打你钱,以前是我主动找你,所以我先打钱,现在是你主动找我,我可怕你拿了钱就不理我了呢!」

  小悠沉默一会,接了视频,里边的她穿着可爱的睡衣,脸上化了点淡妆,主要是为了遮痘,「为什么看不到你啊?」

  「废话,我花钱看你,你又不花钱,我为什么要给你看?」

  「哦……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简单咯,先把你的衣服脱光,跳一段舞蹈,最后自慰给我看!」

  「……」沉默,沉默,又是沉默,小悠的手抓着自己的领口,解开一颗扣子,准备解开第二颗时,我能看到她那撅起的嘴,眼角的倔强,那是她要哭的前兆,我正想着是不是该做些什么时,她一下按掉了视频,「对不起,我做不到!」
  呼!我长舒一口气,「你得想清楚了,我里边愿意做的女人几十个呢,我不喜欢墨迹的人,错过了这次机会,别怪我没兴趣搭理你!」

  「随便吧!」从监控中看到,小悠发完这条信息就直接把手机关机了,我想了想,也没再跟她说什么,晚上,老公安慰了我好长时间,我才能稳下心来,跟他来了个长吻后,搂在一起睡觉,难得的没做!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