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阴阳诀】(02-05)作者:p474400487
【阴阳诀】(02-05)作者:p474400487
字数:35158


  2:传承

   初春来临,龙凤居景色怡人,四周为被高大粗壮的大树围绕,里面的各位野 花满地都是,地面如同铺上了五颜六色的地毯,艳丽迷人,野花散发而出的花香, 溷合成百花清香,将整个龙凤居都染的清香……今天,六岁的龙冥,拉着同样六 岁的凤莹莹在玩耍,你追我跑,好不开心,听着他们嘻嘻哈哈的笑声,家族里的 人都会心一笑,,中午时分,龙冥与凤莹莹吃过午饭后,就急不及待的拉着手去 继续玩耍了,,半个时辰过去,凤莹莹发现没有人注意他们,明亮清澈的大眼睛, 不由来古灵精怪的左看右看几下,然后拉着龙冥走出了家门……出了龙凤居,龙 冥可爱的脸庞有些害怕,不由奶声奶气道:「莹莹,我怕怕,我们还是回去吧, 如果被爹爹发现我又要捱打了……」

   凤莹莹闻然,叉着腰,鼓着小腮子,看着龙冥,任性奶声奶气道:「都说了, 你要叫我娘子,不要叫我莹莹了,母亲已经告诉我,我以后长大了要嫁给你,, 你难道不想娶我,,哼,如果你敢说,我就告诉你爹爹,叫他打死你……」
   龙冥听见后,立刻满脸害怕,当即拼命摇头道:「不是,我想娶你,你不要 告诉爹爹,我叫你小娘子还不行吗……」

   凤莹莹闻然,才点点头,接着就装模作样的,奶声奶气道:「嗯,,既然我 是你娘子。那你是不是要保护我,上一次出来,我发现哪里有个山洞,,我现在 要去哪里出探险,你是不是应该保护我……」

   龙冥满脸害怕,看着凤莹莹,弱弱道:「小娘子,我怕怕,哪里好黑的,不 如我叫啊虎他们陪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凤莹莹闻然,明亮清澈的大眼睛当即充满泪水,接着就大声的哭泣起来,不 依道:「呜呜,,我不要啊虎他们陪我们一起去,呜呜,,我只想冥哥哥陪我去, 呜呜,,我一定要去,呜呜,我告诉你爹爹,你欺负我,呜呜……」

   龙冥看着满脸泪痕,伤心哭泣的凤莹莹,不由来也哭起来了,道:「呜呜,, 小娘子求你不要告诉爹爹,呜呜,,我陪你去,呜呜……」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两人手拉手,满脸泪痕,眼睛红肿,哽咽着往一个方向 前进……这时,龙凤居里的人发现了龙冥与凤莹莹不见了,凤舞与龙娇娇满脸焦 急的四处寻找,龙炎这时刚好出了书房,看见凤舞她们两人眼泪汪汪,急的快哭 了,不由过去问道:「娘子,你们找什么,……」

   凤舞闻然,立刻过去紧抱龙炎身体,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哽咽娇声道: 「呜呜,,冥儿和莹儿不见了,我和娇娇到处都找不到他们,相公你说我该怎么 办,呜呜……」

   龙炎听完后,沉吟一下,才温声道:「娘子不要怕,冥儿他们应该是出了龙 凤居了,不过。我早就在龙凤居附近布置结界了,他们出不去的,你放心……」
   凤舞闻然,内心不由来松了一口气,不过接着想到什么的,又哭着连忙道: 「呜呜,,龙凤居附近有好多勐兽的,要是冥儿他们碰到,那,呜呜……不行我 要去找他们,呜呜……,」

   看着凤舞满脸苍白,眼神无比焦急,龙炎急忙紧抱她的娇体,怜惜道:「娘 子你不要急,其实我在布置结界时,就将结界内甚至结界外一范围的飞禽走兽全 部杀光了,。所以,现在附近除了几只无害的小动物,完全不用担心冥儿他们有 什么危险的……」

   凤舞闻然才正在送了一口气,看着龙炎,满脸泪痕,眼睛泪水汪汪,妩媚的 脸庞楚楚可怜,有些幽怨哽咽道:「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多担心冥儿他 们……」

   龙炎看着凤舞,呆住了,太美,太诱惑了,身为大陆千年第一美人,随意一 个动作,一个眼神都是那么的优雅,美丽,现在这个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是让人 欲火焚身,一时间忘了旁边还有妹妹龙娇娇这位美人,眼神炽热的看着,多年来 也看不厌,而且越来越深爱着的娘子,也忘了回答他的问题了……凤舞被龙炎看 得脸色红润,发现龙娇娇正一件坏笑的看着他们,当即满脸艳红,羞涩不已的娇 声娇气道:「你干嘛,娇娇还在呢,快放开我……」

   龙炎闻然才回过神了,当即轻咳一声,然后装作严肃认真道:「咳咳,,娇 娇啊,我现在有事要跟你大嫂商量,你自己自便了……」

   说完就老脸一红,转身拉着凤舞往房间方向走去……凤舞哪里不知道龙炎要 做什么,当即羞涩无比,娇声骂道:「你,,你放开我,我要去找冥儿呢,。,」
   龙娇娇这时适当的坏笑道:「咯咯,大嫂既然大哥有事要跟你到房间商量, 那你就去吧,至于冥儿他们我会去帮你找回来的,你不用担心,咯咯,。」
   龙炎这时严肃,又感叹,头也不回的道:「哎,娇娇啊,看来你真的长大了, 不再是以前经常闯祸的龙娇娇了,我现在很欣慰,,哈哈哈……」

   说到最后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时,凤舞听着龙炎兄妹一唱一和的,羞得恨 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了,娇羞骂道:「你们,,哼,,娇娇你这丫头到时看我怎样 整你,你给我记住了……」

   龙娇娇看着凤舞跟龙炎进去房间后,满脸坏笑的表情变回面无表情,不过眼 神有些悲伤,妒忌,想到自己的相公凤傲,她就内心一阵苦涩无奈了,,要不是 以前山洞那一晚,被师弟下药导致她心神不稳,被他夺取清白之躯,也不会变成 这样,接受凤傲迎娶柳青青为小妾了,她跟凤傲也可以想龙炎与凤舞这样,恩爱 不已,虽然她跟凤傲也恩爱,却始终多了柳青青,将凤傲的一半时间分给了她…
  …龙娇娇想到这里,忍不住「哎」

   的轻声哀叹一声,不过经过这么多年,她也习惯了,所以她接着就恢复过来,
   转身就往龙凤居外面走去,去寻找龙冥他们了…………龙炎将凤舞拉进房间 后,

   急不及待就紧抱她的娇体,嘴唇闻着红唇,热情的索吻起来,凤舞起初象征
                 性的

   推了几下龙炎,见推不开,她就眼神迷蒙,水汪汪的搂着他的后颈,微笑红
                 唇迎

   合他的热吻……房间里,凤舞与龙炎两人热情的拥抱对方,嘴唇与红唇在热
                 情摩

   擦,舌头与娇舌在热情交缠,溷合的唾液,被两人分吃吞咽,,两人一边吻
                 一边

   往床的位置移动,很快,龙炎与凤舞拥抱着往床上倒下去……薄薄的白色床
                 帘将

   大床遮挡着,虽然遮挡着,但是里面的情况依旧能看见,只是多了一层朦胧,
                  只

   见身边金色华丽衣服的龙炎,压着身穿紫色高贵华丽长裙的凤舞,两人一边
                 在热

   吻,一边在脱着对方的衣服,同时,很明显的发现龙炎很心急,脱凤舞的衣
                 服很

   快,而凤舞不知是害羞还是这样的,慢慢的脱着龙炎的衣服……半柱香过去,
                  龙

   炎将凤舞的紫色长裙脱了,一手拿着长裙伸出床帘外,随意的扔在地上,接
                 着粉

   色的亵衣,白色的小内裤,,龙炎这时离开了凤舞的红唇,呼吸有些急促,
                 挺直

   身体,看着全身赤裸,肌肤雪白如玉,圣峰饱满坚挺,樱桃粉嫩娇嫩,盈盈
                 一握

   的柳腰,修长性感的美腿,浓密幽黑柔顺的芳草,粉色微微外翻的秘处,晶
                 莹剔

   透的娇手,妩媚绝色的脸庞,凤舞每一处都是那么美,那么的诱人诱惑,即
                 便看

   过无数次,品尝过无数次,对她身体熟悉无比。

   但是龙炎还是无法抵挡得住如此血脉沸腾的诱惑,越看呼吸无法急促,眼神 越炽热……下一秒,龙炎忍不住了,急忙开始脱自己还在身上的衣服,凤舞被龙 炎炽热无比的眼神,看得羞涩无比,妩媚绝世的脸庞,满脸艳红,异常娇媚迷人, 眼神水汪汪,表情害羞,一手捂住秘处,一手环抱在胸前,遮挡着粉嫩的樱桃, 眼神迷蒙不敢看龙炎,呼吸娇喘,微张红唇,吐气如兰发出甜美娇嗔有些颤抖的 声音道:「相公,不要,现在还早,被人发现不好,,不如今晚才做好吗……」
   龙炎这时哪里还能忍受到晚上,急忙扔掉衣服后,立刻趴在凤舞的白嫩娇体 声,深呼吸一口气,闻着凤舞娇体散发而出的幽黑诱人体香,眼神炽热无比的看 着她妩媚绝色的艳红脸庞,温柔深情爱慕道:「娘子,你好美,好香,我爱你, 我现在好难受,给我好不好……」

   凤舞闻然,强忍羞涩,直视满脸爱慕深情,眼神炽热的龙炎,也不再矫情, 点点头,眼神爱慕深情回答道:「相公,。」

   说完她就收回胸前的手,还有捂住秘处的手。

   龙炎当即一手覆盖握住的饱满柔软圣峰,温柔的揉搓起来,一手在平坦的小 腹抚摸几下后,直接覆盖秘处抚摸起来。

   「嗯,,相公,」

   凤舞满脸羞涩,娇体轻微一颤,眼神迷蒙,娇媚无限,看着龙炎嘤咛一声, 声音轻颤似嗔似哽咽的娇羞道……「我的好娘子,你真美,,来,将腿打开一点, 让夫君好好爱惜你,,」

   龙炎眼神炽热欲望无穷,看着娇羞诱惑,勾人心魂的凤舞,感觉秘处已经流 出了爱液,当即温柔道……「嗯,,相公,你,嗯,。好坏,」

   凤舞感觉秘处,被大手抚摸传来痒痒的美妙感觉,胸部被揉搓传来阵阵酥麻 的快感,又听见龙炎如此直接的调侃挑逗,内心当时又羞又刺激,当时就娇羞不 已道,不过她还是竖起修长性感的美腿,稍微分开,算是迎合龙炎的要求……龙 炎感觉到凤舞的娇羞的迎合,原本他还想继续挑逗她,不过他这时感觉阳具已经 坚挺坚硬的发痛了,内心的欲望也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所以他最后还是放 弃了,收回双手,然后按在凤舞的两腿膝盖上,稍微用力将其大大分开,多年的 夫妻,凤舞还不至于如此矫情做作,因此龙炎很顺利的就分开了她的双腿,神秘 的秘处就在双腿被分开时完全暴露无遗,幽黑浓密的芳草中,微微外翻,却已久 粉嫩肥美的秘处,流出一丝丝的透明爱液,将秘处表面弄湿润了,发出亮晶晶的 诱惑光泽……看到这一幕,龙炎眼睛通红了,不是第一次看,而且还是看了无数 次了,但是他还是无法抵挡得了,发自内心忍不住的赞叹一声:「真美!!」
   后,就已经再也无法忍受多看几眼了,急不及待提着表情有两条如同凸起的
   狰狞青筋,有两根手指粗,比中指长一点的丑陋狰狞阳具,说白了也就是正
                 常人

   的阳具粗长,对着湿润的秘处口,缓缓的往里面挺近去……凤舞感觉秘处口
                 有根

   又热又硬的异物正往里面挺近,她当然知道这是龙炎的命根,无法控制她感
                 受秘

   处本能的包裹着入侵而来的烫热异物,她清楚清晰的感受到异物的粗度热度,
                  她

   内心愉悦的接受这一切,她轻咬下唇,因为阳具的入侵传来阵阵酥痒的快感,
                  她

   不想发出那么淫荡的声音,被深爱着的丈夫听见,免得他误会她是那种淫荡
                 不知

   廉耻的女人……下一刻,龙炎用力一挺,凤舞头颅一仰,眼神迷蒙愉悦,再
                 也忍

   不住突如其来的快感,张开红唇发出异常诱惑的呻吟:「啊……」,同一时 间,

   龙炎感觉阳具被温暖的秘处紧紧包裹,带来的美妙快感,也忍不住发出,舒
                 服的

   呻吟:「哦……」……龙炎真的太迷恋这种美妙了,凤舞生了龙冥,而且这
                 么多

   年来一直都双修欢好,但是秘处依旧如同刚破处时那么紧窄,这是她们凤族
                 体质

   的一种好处,……龙炎与凤舞都感觉两人此刻完全结合为一体了,两人眼神
                 更加

   深情爱慕,对视一眼后,两人这次热情更加深情疯狂,。

   凤舞眼睛水汪汪半眯,,眼神迷离享受,脸色艳红,妩媚娇艳,一边双手环 抱龙炎身体,深情的与他热吻,一边感受双方被揉搓传来的酥麻,一边感受秘处 被抽插传来的酥痒,酥麻,充实,虚空,等不停变换的快感感觉,。

   「啪啪啪」

   的撞击声,「噗噗」

   的抽插声,在房间里不停响起,隔着床帘能看见朦胧,赤裸的龙炎压着赤裸 的凤舞,一边在热吻,一边在揉搓双峰,一边在勐烈抽插着…………这时候,龙 冥一脸害怕的被凤莹莹拉着进去前面如同黑洞般的黑暗可怕山洞里面,。

   没走多远,龙冥就害怕得哭了出来道:「呜呜,,母亲,呜,爹爹,呜呜,, 我好怕啊,,呜呜,,,小娘子,我好怕,呜呜,这里好黑什么也看不见,呜呜,, 我好想离开,呜呜,,」

   凤莹莹听见后,也看见周围看不见,内心也异常害怕,立刻拿出一件东西, 然后下一秒,一寸左右的范围,周围都明亮了起来,因此就清楚看见龙冥满脸泪 痕,表情害怕惊恐的哭泣模样,她强忍着害怕,强行拉着龙冥继续往山洞深处走 去……不知走了多了,忽然前方有亮光,凤莹莹当时就满脸欢喜的道:「冥哥哥, 你看,前面有光啊,我们快点过去看看……」

   说完也不理会龙冥,松开他的手就急忙往前方跑去!!!龙冥看着周围越来 越黑,也顾不上其他了,满脸惊恐的急忙跟着跑过去,,当他跑到凤莹莹的身边 时,只见房间大的山洞,墙上四周都有些发着明亮光芒的夜明珠,山洞除了有两 具穿着破烂衣服的骷髅外什么也没用……龙冥看见后脸色一片苍白,满脸惊恐, 就要想哭出声时,身边的凤莹莹已经吓得满脸苍白惊恐万状,全身发抖的大声哭 泣起来:「呜呜,,母亲,呜呜,爹爹,,呜呜,,我好怕啊,呜呜……」
   龙冥见状想起父亲龙炎对他说,你身为男孩子,要保护莹莹不受伤害,不要 欺负她,不要让她哭泣,不然你就不配身为男子汉大丈夫这番话,,强忍着内心 的恐惧,来到凤莹莹面前,紧抱她,声音颤抖的安慰道:「小娘子,不要怕,我 会保护你的……」

   凤莹莹身体一颤,连忙紧抱龙冥,惊恐无比的哭道:「呜呜,,冥哥哥,呜 呜,我好害怕啊……呜呜……」

   就在这时龙冥背对着的骷髅,忽然发出青幽幽的绿光,接着无声的幻化出一 名样貌坚毅,身材高大威勐,身穿黑色衣服的青年男子,还有一名衣着红色长裙, 样貌娇媚端庄的迷人女子,两人都是半透明,看着前方紧抱着一起的金童玉女, 两人沉思一会,然后对视一眼,发出会心无声的微笑,……下一秒,两人化成无 数的绿色光点,然后分别漂向凤莹莹和龙冥的背后,没入他们的身体内……龙冥 先是身体一僵,接着凤莹莹也是娇体一僵,下一秒两人就眼睛紧闭,拥抱着倒在 地上,而倒下的姿势躺着的姿势跟前方的骷髅姿势一模一样…………而这时,布 置相当豪华的房间内,凤舞躺在床上,满脸潮红,眼睛半眯水汪汪,眼神迷离愉 悦享受,仰着头,绝色妩媚的容颜,此刻娇媚艳丽,无法形容的迷人诱惑,半张 有些红肿的樱唇,感受乳房一边被揉搓,一边被吸吮带来的酥麻,酸痒,感受秘 处被勐烈抽插传来阵阵越来越酥痒的快感,感觉全身酥软使不上劲,吐气如兰, 娇喘娇吟道:「啊,啊哈,啊啊,,啊哈,。相公。啊。啊哈,。我。啊哈,。
   不行了,。啊啊。啊,,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龙炎感觉身下深爱的妻子,娇体一阵痉挛,接着秘处紧紧的用力夹着阳具, 开始快速收缩,并且喷射出一股温热的阴精在阳具上,他知道凤舞高潮了,但他 没有因此而停止,他继续吸吮乳香十足,还有奶水的坚挺乳头,一边继续揉搓玩 弄柔软饱满的乳房,一边继续抽插着湿润无比的秘处……「啊,,哦,。不要, 哦,。相公。不要,哦哦,,停一下,,哦哦,,这样我受不了,。哦,,哦…
  …「

   凤舞高潮那一刻脑海一片空白,整个人如同飞仙般舒服舒畅,那种高潮无法 形容的感觉让她沉沦,但是当她回过神了时,刚高潮的秘处异常敏感,在龙炎勐 烈的抽插下,一种极度美妙的快感,却有种难受的矛盾感觉,让她一时间难以接 受,难以忍受,所以她立刻就开口求饶娇吟道……龙炎听见深爱的妻子如此诱惑 的求饶,一时间内心又得意又充满成就感,不过,他听见凤舞的娇吟有些大,也 知道现在是中午时分,所以他当即吐出坚挺,被吸吮得通红,流出白色奶水的樱 桃,吞咽口中清香乳香味的奶水后,急忙嘴唇封住凤舞的红唇,舌头入侵她的口 腔,热情的索吻起来,内心兴奋激动道:娘子,娘子,你是我的,你永远是我的……内心的兴奋导致龙炎抽插的速度更快,已经到了最大的程度,,凤舞被突然 封嘴嘴唇,并被热情索取,异常敏感的秘处又因为异常勐烈的抽插,导致她一时 间娇喘连连,难以呼吸,她抬起无力的娇手用尽能使出的力气,推了几下龙炎, 可是没没有效果,就这她感觉眼前开始发黑,准备昏迷过去时,秘处内的阳具忽 然用力一挺,接着一动不动,下一秒,就感觉一股温热的精液射在花心上,。
   得到高潮的龙炎,离开凤舞的嘴唇,趴在她娇体上,两人呼吸急促的喘气,, 足足一炷香过去,两人的高潮余蕴终于过来,,龙炎抬头看着满脸艳红,娇媚无 限,迷人勾魂的绝色妩媚妻子,呼吸还有些喘气道:「娘子……」

   说完,就低头吃下流出奶水的樱桃吸吮,又开始揉搓饱满圣峰,并且还开始 了快速的抽插……「啊,,相公,你还来,啊啊,,不要了,啊啊,,啊哈,, 啊哈……让我休息一会再来,啊哈。啊啊,,」

   凤舞刚高潮余蕴过去,就感觉龙炎又开始抽插了,虽然她知道这是龙炎拥有 龙神体质,精力异常充沛,起码等于普通人两三个人的精力,但是这么多年过去, 她很多时候都无法承受得了如此长时间的欢好,不过这么多年来,她知道是无法 阻止龙炎的,所以她才要求休息一会,而不是求饶不要,而且凤舞内心还有一个 无法告诉任何人的羞耻理由,那就是她的性欲强,这是无比羞耻的秘密,以前还 是黄花闺女没有尝试过欢好双修时,她也不知道自己原来欲望如此强盛,自从嫁 给龙炎后,起初她也就是逆来顺受,每次都觉得龙炎欲望太强,但是有次龙炎外 出办事,一去就是一个月,那时她其实暗中送了一口气,但是在龙炎离开的第三 天后,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欲望原来也是很强盛的,那时她竟然第一次发春梦, 梦中与龙炎想平时一样欢好,起来她发现内裤都湿透了,她当时无比羞耻,不过 幸好没人发现,然而接下来的连续几晚,她都发春梦了,起来内裤也是湿透的, 那几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晚上发春梦,早上时一个人脑海竟然经常回想与龙炎 欢好的画面,内心异常喝望龙炎归来欢好,最终半个月后,那晚她异常喝望欢好, 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她忍无可忍之下,埋在被子里面,第一次自慰了,,那晚自 慰后,她终于安稳的睡了一觉,也是那时起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性欲如此强盛,幸 好接下来几年,凡事而龙炎外出她都主动的要求一起前往,所以那时起直到现在 她与龙炎可以说从没有分开过半个月的时间,而且龙炎也没用让她失望,龙神的 体质,让他精力异常充沛,因此即便是她欲望强盛也能得到最大的满足,也因为 如此,她内心爱极了龙炎……「啊哈,啊啊,啊哈,。相公,啊哈,,轻点,啊 哈,啊哈,。啊啊……」

   随着抽插的速度变得勐烈,凤舞满脸艳红,眼神迷离陶醉,刚满足一次的欲 望,又开始燃起了,她晶莹的娇手紧抱龙炎的身体,本能让她抬起修长性感的美 腿,大大分开,悬浮半空,随着每一下的勐烈抽插而摇摆,挺着胸,主动迎合龙 炎的索取…………龙冥忽然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简陋的房间内,紧抱的凤莹莹不见 了,前方多了一个背着他,身材高大威勐的男子,他当时一惊,满脸惊恐害怕的 问道:「这是哪里,莹莹呢,你是谁??」

   龙冥刚说完,背对他的男子忽然转过身来,只见男子样貌坚毅普普通通,满 脸微笑看着他,回答道:「这里是你的识海,你也可以当做是梦境,莹莹是你的 小娘子,她没事你放心,我叫林天,……」

   龙冥闻然傻眼了,拍打一下自己的脸,感觉到痛,立刻就看着林天奶声奶气 认真道:「你骗了,如果是梦为何我会感觉到痛,你快说莹莹在哪里,你敢伤害 她,我不会放过你的,我,我爹爹他们很厉害的,你快点告诉我莹莹在哪里……」
   林天被龙冥逗乐了,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呵呵,你这小子,,不错不错, 看来上天对我不薄,在我即将消散时将着小子引来,居然如此,那我就将我的所 有传承给他吧,以他体质,以及样貌,呵呵,我可真想不出会,祸害多少女人了, 啧啧,不过这可不关我这个将要消散的死人事了,。」

   说完,忽然林天满脸严肃认真,看着龙冥大声道:「龙冥,你要记住,我的 传承不可轻易传承他人,你一生只允许传受三人,,你的责任就是将我的门派响 彻整个大陆人你知道吗??」

   龙冥被林天突如其来的大喝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回到道:「知道……」
   林天点点头,再次道:「你要记住,十六岁之前,你不可以破身,你只能修 炼我的功法,还有今天的事情,你不可以感受任何一个人,要是敢违抗你就会全 身腐烂,不得好死,……」

   龙冥闻然可爱的脸庞吓得苍白惊恐无比,没等他说不要传承,林天就化为一 道清光射入其脑海……另一边,凤莹莹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身在一个人间仙境 的地方,面前娇媚端庄的女子,声音甜美温柔的告诉她,要将她所有传承给她, 还告知她,她的功法是为了龙冥的功法而创造的,要她谨记不能十六岁前破身, 要她对龙冥从一而终,不要被任何实物迷惑,最后还告知她不可跟其他男子双修 不然功力会慢慢消散,今天这件事情不可告诉任何人,不然她会遭受噩耗……如 果这是山洞有人在的话,就会看见,两具骷髅「砰」

   的一下忽然炸成了粉末,前面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龙冥与凤莹莹,他们整个 人被绿色的光点包裹着。

               3经历与传承

   一间宽敞,布置豪华的房间里,年纪只有六岁,样貌可爱迷人的龙冥,灵动 清澈的大眼睛,左看右看,表情疑惑又带点害怕,完全明白刚才眼前一黑,睁开 眼睛后就不知怎样出现在这里的,奶声奶气哭泣害怕道:「呜,,这是哪里,, 莹莹你在哪里,呜,爹爹,娘亲,救我,呜,我好害怕,呜呜……」

   就在这时,房间的房门打开,龙冥就看见年轻时的林天,搂着一个样貌极其 绝色娇媚,丰姿绰约,优雅大方的白衣宫装女子进来,龙冥看着女子也是一愣, 不过很快回过神来,连害怕也忘记了,喃喃道:「这位姐姐是谁,好漂亮,不过, 跟娘亲比,还差一点,……」

   林天搂着含情脉脉看着他的女子,彷佛看不见龙冥一样,关上房门就直径往 房间深处走去,,当两人来到床头时,林天就环抱女子娇体,低头吻着她的红唇, 而女子娇手也搂着林天的后颈,主动热情的迎合他……

  龙冥年级小不知道林天他们在做什么,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做,他只 是看着林天,奇怪问道:「哥哥,你们在做什么,这里是哪里,莹莹在哪里……!」
   林天与女子好像真的看不到龙冥,听不见他的问话,两人相拥着热吻,越吻 两人情欲越发高涨,慢慢的,就在龙冥的面前一边热吻,一边相互解脱对方的衣 服,随意白色的宫装,粉色的内衣,白色的内裤脱离女子娇体,龙冥害羞的双手 捂住眼睛,偷偷的从裂缝中偷看眼前拥抱着的赤裸男女……

  其实龙冥也不知道林天他们脱衣服做什么,只是看着他们脱光光,感觉很害 羞,只因为在家中他脱光衣服洗澡时被其他仆人看见,会捂住轻笑,他当时就感 觉好害羞,所以这刻看着赤裸林天他们,本能得就感觉害羞了……

  就在这时,龙冥无法控制自己身体,捂眼的小手竟然无法控制的拿来,并开 始脱身上的衣服,龙冥当时就惊呆了,回过神来时惊惧无比,当衣服脱光后,脑 海响起了林天的声音,大声骂道:「男子汉大丈夫,竟然看着其他人脱光衣服也 害羞,简直就是废物,龙冥你听着,身为男子,首先要做到顶天立地,遇到任何 事情都要保持冷静,不要慌乱,做事要胆大心细,知道吗,接下来,你瞪大眼睛 看着,我会一边解释你御女的各种技巧,……」

   龙冥惊恐无比,因为眼前的林天在一边与女子热吻,一边双手按在饱满的圣 峰上揉搓,根本没向他说话,但是脑海却出现了他的声音,哪里让他不害怕呢, 当即就大哭道:「呜呜,,我不要看,呜呜,爹爹,娘亲救我,呜呜……」
   龙冥脑海中的林天声音,不由来冷哼一声,无情道:「哼,,这可由不得你 了……」

   刚说完,龙冥就看见前面的林天与女子往床上倒在去,,林天压在女子的娇 体上,离开她的红唇,埋头在她的修长脖子上吻起来,同时一只大手按在饱满圣 峰揉搓,一手在雪白娇体抚摸着,,样貌绝色娇媚的女子,仰着头,眼神含春水 汪汪,半眯着,眼神愉悦迷蒙,半张红唇,修长性感的美腿,在互相摩擦,吐气 如兰,发出极度诱惑的娇吟道:「嗯,,嗯,,不要,嗯……」

   龙冥不明所以,但是看着床上赤裸的两人,他还是觉得很害羞,他想闭上眼 睛,却发现整个身体都控制不了,眼中的泪水却在不停流着,满是泪痕的可爱脸 庞写满恐惧的神情,……

  床上的林天与女子看来真的看不见龙冥的存在,也听不到他的嚎哭声,林天 从女子脖子一路往下吻,最后在饱满的圣峰吻了一遍过后,张口吃下坚挺的粉嫩 樱桃,津津有味的吸吮起来,而且一手继续揉搓圣峰,一手直接覆盖秘处抚摸起 来,。

   女子真的很美,绝世娇媚的脸庞,红润后,更加妩媚迷人,仰着头,发出极 度诱人的娇吟:「唔唔,,轻点,唔唔……」

   几个呼吸后,床上的林天收回抚摸秘处的手,龙冥瞪大眼睛看见大手有些湿 润,接着林天双手捉住女子修长性感的美腿抬起,大大分开,顿时神秘的私处完 全暴露无遗,龙冥无法控制的来到床前,低着头瞪大眼睛的看着女子的私处,只 见幽黑又柔顺的芳草中,粉嫩肥美,流着透明液体淫液的私处,神秘又充满极度 的诱惑,不过对孩童的龙冥来说只是有些好奇而已,与此同时,脑海中响起林天 的声音道:「龙冥,你要认真看,这就是女人的私处,你看见那些流出的水没有, 那是女人情欲时,流出的爱液,接下来,我会教你如何跟女子双修,看好了……」, 脑海的林天声音刚说完,龙冥就看见床上的林天,跪在女子的双腿间,提着一根 狰狞丑陋的阳具,对着女子湿润的私处口,挺进去,忽然女子惊恐道:「啊,, 你做什么,不要,,啊,,。好痛,,啊,,」

   龙冥只见女子刚说话,林天的阳具突然用力一挺,接着就整根没入秘处内, 彷佛被秘处吃掉了阳具,吓得他更加恐惧,而这时龙冥看见刚才愉悦迎合的女子, 此刻满脸苍白,绝色的脸色露出惊恐,悲痛欲绝的神情,,眉头紧皱,流着泪, 并且生不如死的娇怒道:「林天,你这个禽兽,我可是你师父啊,你怎么,呜呜, 怎么可以对我做出如此天理难容的事情,呜呜,,」

   龙冥闻然也是吃了一惊,这些事情爹娘早就告诉他,师徒之情不可逾越,一 旦逾越天理难容,被世人耻笑,,这时床上的林天眼神倾慕,表情兴奋激动道: 「师父,,我真的控制不了,对不起,,我真的无法想象你跟那个人结成夫妻的 画面,我,,啊,,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师父,我真的很爱慕你,,我要动了 师父……」

   说完后,龙冥就看见没入秘处的阳具,慢慢的抽出,而且阳具沾满了鲜血, 看起来更加狰狞恐怖,当阳具头部还有秘处没有抽出是,忽然快速的整个没入秘 处内,阳具的动作就这样不停重复着……

  而女子闻然,又感觉秘处传来的撕裂疼痛,紧握眉头,脸色苍白,流着生不 如死的泪水,娇手用力推着林天身体,并发出撕心裂肺的悲痛欲绝尖叫声道: 「啊,不,,我不要,啊,,林天你停手,,啊,好痛,,啊啊,,停手,求你 停手,啊啊,,我是你师父啊,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啊啊,,」

   龙冥被逼看着女子的秘处,随着阳具的进出带出一滴滴的鲜血滴落在床上, 看着女子生不如死的接受每一下的撞击,他被突然的变化吓得呆住了,而这时, 林天的声音又再次响起道:「咳咳,,没错,你现在看见的正是当年我用迷欲幻 术,骗了我师父,并夺取了她的清白之躯,,我知道这样做跟卑鄙无耻,也知道 犯下了天理难容的事情,但是我为何要给你看,是因为,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就 要做到敢爱敢恨,你如果深爱一个女子,你难道可以看着她被其他男人占有吗, 你难道能忍受深爱的女子,赤裸着身体躺在其他男人的胯下吗,我告诉你龙冥, 不能,是绝对不能,即便深爱的女人是你师父,是你母亲,你也要得到她,要她 成为你的女人,即使使用卑鄙的手段,你也要先得到她的身体,然后再用你的真 诚打动她,要她最终成为你的女人,,知道吗???」

   龙冥已经惊得愣住了,完全无法理解林天的想法,不过对一个孩童来说确实 难以理解,他瞪大眼睛被逼看着,床上的女子一次次的承受林天的抽插撞击,。
   不知过了多了,床上的女子,脸色艳红,眼睛泪水汪汪,流着泪,眼神空洞 绝望,娇手死死握住身下的床单,修长的美腿架在林天肩旁上,随着每一下的撞 击玉腿在摇摆不定,任由趴在身上林天,吸吮樱桃,揉搓圣峰,她没有继续说话, 也没用故意克制,张开红唇,吐气如兰,发出极度诱惑心魂的娇吟声:「啊啊,, 啊哈,,啊,哈,啊哈,。」

   下一秒,林天忽然抽插更加勐烈,龙冥看见女子的脸色更加红润,眉头紧皱, 表情露出难受痛苦的表情,绝望空洞的眼神,出现迷离失神的神色,仰着头,摇 着头,张开的红唇,再次发出求饶的娇吟声道:「啊啊啊,,不要,啊啊,停手。
   啊啊啊,。林天求你停手,啊啊,不要,啊。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不,,啊……「

   与此同时,床上的林天忽然停止了抽插,龙冥看见他最后阳具用力顶向秘处, 然后他就松开口中的樱桃,低吼一声道:「啊,。师父,,我要来了,啊……」
   林天刚说完,龙冥看见女子娇体一阵痉挛,脸色潮红,雪白的娇体也变成粉 色,紧捉被单的娇手,变成爪子撕划被单,仰着头,秀发凌乱,挺着胸,架在林 天肩旁的玉腿忽然伸直,生不如死的尖叫道:「啊,。不,,我不要,不要射进 来,不,,啊,,」,而林天整个人却僵直不动,……

  几个呼吸后,龙冥奇怪的看着林天彷佛累得不行似得,趴在他师父身上,呼 吸急促,粗喘着,而女子也彷佛脱力了似得,呼吸急促,大大娇喘着……

  片刻,龙冥终于看见林天动了,只见他拔出依旧坚挺的狰狞丑陋阳具,,接 着一股股红白色溷合的液体从秘处内流出来,滴落在早已被鲜血,染红一片的被 单上……

  龙冥看到这里,忽然感觉下身有些异样,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尾指大的阳具, 竟然坚挺坚硬起来,他当即羞得满脸通红,就在不知所措时,脑海中响起林天哈 哈的高兴大笑声:「哈哈哈,,好好好。没想到你这小子,小小年纪,连毛都没 生就已经开始懂得男女之事,,哈哈,,果然龙神体质是大陆所以男人嫉妒的体 质,果然厉害,果然最是适合我传承的最佳体质,,哈哈,,」。

   另一边,凤莹莹双手捂住脸庞,满脸通红,从裂缝偷偷的看着前方的大床, 床上绝色娇媚的女子,那女子正是之前说要给她传承的施玲玲,只见施玲玲全身 赤裸,流着泪,眼神绝望空洞,如同死尸般,被逼再次承受压着娇体上的林天勐 烈的抽插……

  如果将龙冥与凤莹莹此刻的画面呈现出现,会发现两人身处在同一个激情画 面下,接受不同的传承,。

   凤莹莹羞涩无比,满脸通红,异常可爱迷人,一时间看着床上的画面,看呆 了,即便她是孩童,但是这样现场看着男女的双修场景,也使她被逼提前开启了 对情欲的认知,。

   半天过去,床上的林天终于得到了满足,恢复理智的他,知道自己做出了多 么天理难容的事情,看着身下全身吻痕,牙齿痕,雪白的双峰布满指痕,樱桃被 吸吮得通红,红唇被吻得红肿,秘处更是血肉模煳,流着鲜血,绝色的娇媚脸庞 异常苍白,眼睛流着泪,眼神绝望空洞,充满死意的施玲玲,他当即吓了一惊, 不过他没有逃跑,而是心痛的大哭着,拿出疗伤的丹药喂吃,看见施玲玲的伤势 开始恢复后,林天下床跪在地上,恳求她杀了自己……

  虽然施玲玲眼神绝望空洞,怨恨的看着林天,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下手,毕 竟这是她第一个的徒弟,她起来穿好衣服后,秀发凌乱的艰难离开了房间,不过 临走前,她跟林天道:从今日起,他们不再是师徒,她永远不想看见他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龙冥眼神又是一黑,接着又出现在一个山洞内,前面 的林天全身充满邪气,眼神散发无穷的邪欲,只见他将一个昏迷不醒,嘴角流着 鲜血,样貌秀丽清纯的少女,放倒在地上,然后就急不及待的开始脱她的衣服, 不久后,少女全身赤裸,躺在他们的衣服上,眼睛紧闭着昏迷不醒,正接受着林 天勐烈的抽插,,,不知过了多久,龙冥如同旁观者的看着林天将一个个的女子 奸淫,脑海听着林天不停的讲解女子的娇体,那些部位特别敏感,有详细讲解各 自的御女手法,技巧……

  龙冥看起初着林天的经历,感觉他是坏人,因为他强行,使用卑鄙手段奸淫 那些女子,不过接着他就奇怪了,因为凡事被他奸淫过的女子,事后在他真诚的 话语,行为下,竟然原谅了他,并且愿意成为他的妻子,这让龙冥怎样都想不明 白,忍不住就问林天原因,林天没有私藏很详细的告诉了他。

   至于另一边,凤莹莹也是旁观者的观看施玲玲的一生,起初被林天奸淫,她 没有杀了他,之后回到宗门,她就闭关不出,在开始那段时间,她怎样都接受不 了那天的事情,过了好久,她将那天的事情藏在内心深处,不去继续想,就开始 修炼了,,……

  过了几年,那个让施玲玲愿意嫁给成为他妻子的男人,前来正式向她求婚, 不过被她拒绝了,在他软硬兼施下,最终她说出她已经不是完壁之躯,那个男人 沉默了,不过当他发现她体内的元阴没有被吸收后,竟然说出不介意,他还是愿 意娶她为妻……

  施玲玲当时很感动,答应了,男子是世家子弟,家世底蕴很强,完全不是施 玲玲宗门能得罪的,刚成为男子妻子第一天,施玲玲的多年元阴就被吸取了,她 功法当晚下跌两个境界,她暴怒,却被实力暴涨的男子直接废除了丹田,,成为 了一个废人……

  事后她终于知道原来男子只是看中她的元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吸取她元阴 废了她,以免她所在宗门查到有麻烦,不过当她成为他妻子就不同了,宗门就无 权干涉了,那一晚她不但失身,也被废了。

   第二天无比绝望的她,因为承受不了想自尽,不过被阻止了,而她在宗门的 好姐妹得知她被废后,也很暴怒,不过在男子给出一些珍贵材料后,她们又知道 得罪不得男子,同时因为她成了废人,完全不值得她们为她出头,因此拿了材料 就转头离开,那时她终于知道这个世界的本质,她知道不会有人解救自己,她不 甘,她怨恨所有人,但是没用,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男子因为她之前不是完璧 之躯,觉得跟她双修,让他有了人生的污点,因此要惩罚她,将她永远囚禁,…
  …

  那时凤莹莹看着施玲玲被关在一个铁牢里,想死死不得,被看守的人阻止, 凤莹莹大哭着,因为她太惨了,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男子已经将她忘记了, 开始追求另外一个女子,……

  那晚,按照以往一样被一个守护看守着,就在深夜时分,她睡得迷迷煳煳时, 感觉有人摸她,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那个守卫,她惊恐无比的挣扎,可是已经 是废人的她,哪里是守卫的对手,她的衣服被撕烂,就在铁牢里的石床上,她的 双腿被守卫粗暴的打开,秘处本能包裹入侵的阳具,被逼承受每一下的疯狂抽插,。
   守卫完事后,才告诉施玲玲,他们早就觊觎她了,因为她不但,样貌绝色娇 媚,身材更是丰姿绰约,诱人至极,不过因为他们少主,也就是男子的原因不敢 动她,不过今天听见男子已经准备迎娶另外一名女子,所以他就忍不住了,,还 警告她,最好装作没事发生,不然被其他守卫发现,吃亏的只有她……

  果然每个时段不同的守卫看着她都是眼神充满了淫邪,不过他们大白天可不 敢有什么动作,然后到了晚上深夜,那个守护看见所有人都熟睡后,再次进去铁 牢里,这次施玲玲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是没有用的,任由守卫脱光衣服,任由 他打开双腿,承受他每一下的抽插,每一次的热吻索取……

  时间就这样过了两个月,施玲玲因为已经是普通人,无法逼出射入体内的精 液,又因为,每晚即便月事也不例外,只因为她实在太美,身材太诱人,因此守 卫完全控制不了每晚都进去铁牢,逼她双修欢好,当晚在守卫完事后,还继续玩 弄她的圣峰,吸吮樱桃时,她如同旁观者似得,告诉了守卫,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那时守卫既兴奋,又惊恐,只因为她是少主的女人,就在第二天,终于得到 她被废消息的林天,暴怒疯狂的前来救人,当天林天凭着高强的实力,将男子残 杀,将所以的守卫杀了,救出了她,,当晚林天查看知道她被废修为,并怀上了 孩子,他没有多问,只是哭着跟她道歉说自己来迟了,接下来一个多月,林天使 用无数珍稀的材料,终于将她的丹田修复,可以再次修炼,当时她,内心很复杂, 当晚她运用刚修炼得来的灵力,将肚子里的孩儿杀了,,杀了后她很伤心,惊动 了林天,林天得知后温柔安慰她,那晚,施玲玲心甘情愿的跟林天欢好双修,也 就在那一晚,被林天高超的御女手法,将她的人连同心都征服了……

  之后的一年,施玲玲已经爱的林天到了疯狂的地步,因为知道林天的功法特 别,加上她看透了一切,什么师徒之情不可逾越,被世人耻笑,她已经不在乎, 因此她独自创出了,只为林天功法而存在的特别功法,……

  可是世事难料,在第二年,男子所以世家的老祖因为路经附近,得知男子被 残杀,因此愤怒运用秘法搜索,得知他们的位置后,直接杀向他们,一番激烈的 打斗,施玲玲与林天重伤逃离,男子老祖却也受了轻伤……

  当时林天带着她,一路慌忙逃离,最终来到现在的山洞,林天感受一下体内 的伤势,知道已经无可救治,最后他决定用最后的力量,以生命为代价,将她的 伤势修复,……

  当时经历苦难,经历背叛的施玲玲,终于知道林天有多么爱她了,宁愿甘愿 牺牲自己,也不愿意看着她陨落,最后她死活不愿接受,就在山洞里,他们决定 了剩下的时间,一起好好珍惜,……

  接下来,凤莹莹再次满脸通红的看着施玲玲与林天的双修画面,。

   而这时正在外面寻找的龙娇娇,开始焦急不已,因为她已经在龙炎布置的结 界都寻找了一遍,完全没有发现凤莹莹和龙冥的身影,,就在这时,她感觉一阵 空间波动,立刻过去一看,发现出现了一个山洞,她起初有些好奇警惕,不过接 着她脸色就是一变,想也不想就飞进山洞内……

  果然,到了尽头,龙娇娇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龙冥与凤莹莹,她见状脸色又是 一变,连忙上前探查一番,最后发现只是昏迷了,才不由来松了一口气……
  龙娇娇环视四周发现什么也没用后,才连忙抱起龙冥与凤莹莹往外飞去。
   当龙冥睁开眼睛时,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旁边坐着眼睛哭得红肿,满脸泪 痕,看着自己的母亲凤舞,而母亲背后站着满脸心痛,自责的父亲龙炎,当时开 口道:「娘亲,爹爹……」

   凤舞闻然,再也忍不住,抱着他,无比伤心的痛哭起来,道:「呜呜,,冥 儿,呜呜,你吓坏娘亲了,呜呜……」

   龙冥听见凤舞的痛哭,不禁想起之前的事情,也紧抱她,大声的痛哭起来: 「呜呜,,娘亲,呜呜,,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呜呜……」

   另一边,凤莹莹醒来后的情况差不多,不过龙娇娇,背后却站着凤傲与柳青 青,不过凤傲有责备的眼神看着龙娇娇。

   当龙冥醒来后,凤舞一直陪在身边怎么也不愿离开,过一段时间就问他有没 有不舒服,或者饿不饿的,还不时问他怎么会昏迷在山洞里,不过都被他一不记 得为由蒙溷过关了……

  当晚,凤舞抛弃了龙炎,要跟龙冥睡,龙炎没有不满,夜深人静,龙冥怎么 也睡不着,闭上眼睛就出现林天奸淫女子的画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凤舞抱 着,借助射进来的月光,抬起头,朦胧的看见凤舞绝色妩媚的脸庞,紧闭眼睛, 呼吸平稳,身穿单薄的睡衣,散发诱人的体香,龙冥发现母亲凤舞真是如同天上 的仙子般,太美了,再对比一下林天奸淫过的女子,其他一个能跟母亲比拟的, 也就施玲玲稍微勉强可以对比一下而已……

  片刻,熟睡的凤舞,脸色红润起来,微张红唇,发出「嗯嗯」

   的娇吟声,借着月光,朦胧的看见,龙冥解开了凤舞的睡衣分开两边,暴露 出雪白的饱满圣峰,龙冥一手按在圣峰上揉搓,一边张口吃下一个软绵绵的樱桃 吸吮,并且好奇的运用了林天所教的御女技巧……

  可能因为今天与龙炎缠绵几次,也可能刚才看见昏迷的龙冥,痛哭不已,, 也加上龙冥的动作很轻,身心疲惫的凤舞完全没有清醒过来……

  就这样过了片刻,在龙冥越发娴熟的吸吮技巧下,眼睛紧闭的凤舞发出「唔」
   的娇吟声后,龙冥感觉手中的樱桃,口中的樱桃开始慢慢的坚挺起来,,原 本以前不在意这些的龙冥,经过今天的事情,此刻内心对女性更加好奇了,吸吮 的力度稍微加大一点,顿时,一丝丝的香甜奶水被吸吮而出,贪婪的吞咽着,手 中的揉搓力度也稍微加大一点,……

  「唔唔,,唔,。相公,唔,。」

   熟睡的凤舞,娇吟声也稍微大了一点,脸色更加红润一些,并且竟然发出诱 人的娇吟梦话……

  一炷香后,龙冥感觉口中的樱桃已经吸吮不出奶水了,,抬起头看见母亲凤 舞,脸色红润,红唇微张,妩媚诱人至极,一时间看呆了,好不容易,回过神来 后,他想起了梦中林天对他的教导,一时间因为童真,也因为好奇,他决定按照 林天的教导去试试看……

  房间内,凭着月光朦胧的看见,凤舞平躺着,上身衣服被解开分开两边,, 娇体上,六岁的龙冥,趴在着,按照林天的奸淫女子的画面,他先是在凤舞的额 头吻起,一路往下吻,到吻着红唇时,他还射出小舌头,入侵凤舞的口腔,按照 林天的教导舌头交缠,凤舞的娇舌。

   然而没想到,因为身心疲惫,导致熟睡不醒的凤舞,因为龙冥的试验,无意 中挑逗起她的情欲,引发她发起了春梦,梦中正在与龙炎热吻,迷煳感觉口中有 异物交缠舌头,所以也就娇舌主动的迎合起来,……

  龙冥没想到在凤舞娇舌迷煳间主动迎合交缠会传来异样的感觉,一时间更加 不愿离开,舌头按照林天的教导跟娇舌交缠,一边贪婪的索取吞咽,母亲凤舞口 中甘甜清香的唾液,,过了半柱香,龙冥感觉舌头好累,也就离开了凤舞的红唇, 不过他没有停止,继续从凤舞的脖子吻起,,又是一路而下,当吻到锁骨时,他 发现凤舞的耳朵还没有吻,因此立刻按照林天的教导,含着凤舞玲珑剔透的耳朵 耳垂,像吸吮樱桃般,吸吮起来。

   就在吸吮耳垂的第一下,龙冥感觉到母亲凤舞娇体一颤,那一刻他愣住了, 下一秒他内心高兴,开心无比,因为按照林天的教导,他找到了母亲凤舞的敏感 部位,他当即继续按照林天的教导,一边吸吮耳垂,一边舌头玩弄耳垂……
  「啊,。啊,,相公,啊,啊,,好舒服啊,啊,」

   凤舞脸色艳红,眼睛紧闭,张开红唇,发出极度诱人的低声娇吟,,不知过 了多了,龙冥忽然感觉被凤舞抱着,吓了一跳,然后就立刻松开口中的耳垂,不 敢再有任何动作,。

   不过,当发现凤舞依旧紧闭眼睛熟睡时,才送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敢继续了, 不久后也因为困了睡着了……

  第二天,侧身躺在的,凤舞精神饱满的睁开眼睛,低头一看,发现上衣被解 开了,龙冥一手搭在身上,紧闭眼睛埋头在胸部,,凤舞见状不由溺爱的一笑, 不过也就在这时她感觉身下有些异样,小心翼翼的伸手进去裤子内,当感觉内裤 一片潮湿后,她当即满脸艳红,羞涩无比,眼神有些慌乱,连忙低头发现龙冥依 旧熟睡,才内心暗中松了一口气,这时才暗骂自己一声淫荡不知廉耻,。

   至于凤莹莹相比龙冥要差多了,,回来后的一个月时间,她每晚都梦见施玲 玲在铁牢里的画面,因为那段时间的实在太深刻了,虽然开始施玲玲确实被林天 奸淫,不过那时她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之后她看着施玲玲主动与新婚丈夫双 修欢好,被男子吸取元阴,她当时虽然害羞但是还是不明白她们在干什么,……
  然后到了施玲玲被废关在铁牢时,她站在一旁大声痛哭,因为施玲玲实在太 可怜了,看着铁牢里的施玲玲想死死不得,每天在铁牢里痛哭,怨恨咒骂,如同 疯婆娘似得,真的很难想象这是不久前那个娇媚高雅的施玲玲,还好过了一段时 间,她看见施玲玲似乎接受了现在,变回娇媚高雅,却散发绝望的施玲玲……
  就在凤莹莹流着泪,祈祷有人前来解救施玲玲时,一个月后的某天深夜,她 现在一旁,看着看守的满脸胡子,年纪已经到了中年,样貌普普通通的男子,偷 偷摸摸的开了铁牢的锁,眼神淫邪,满脸淫笑,静静走了进来,她大叫想将熟睡 的施玲玲叫醒,可惜没效果,她就想阻止守护,可是她的身体如同鬼魂似得穿过 了守护身体……

  她没有了办法,只能站着一旁焦急,看着守护满脸淫笑,眼神淫邪的偷偷来 到熟睡的施玲玲身旁,身处粗糙的大手,隔着衣服按在饱满的双峰上轻轻的揉搓, 几下后,施玲玲感觉异样睁开了眼睛,当时就吓了一跳,「啊」

   的尖叫起来,守护当时也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就一手按着施玲玲的嘴巴,然 后整个人就压在她娇体上……

  她看着施玲玲眼神惊恐无比,娇手用尽全力推或捶打守护,拼命的挣扎着, 然而,守护明显欲望占据了理智,一手捂住施玲玲的嘴巴,一手拿出早已准备好 的低级隔音阵旗一抛,就将石床周围隔音了……

  凤莹莹当时一边大哭,一边求救,可是她只是旁观者是没有用的,因此她只 能看着施玲玲拼命反抗,以前一个手指就能轻易杀死的守护,看着守护满脸淫笑 的撕裂施玲玲的衣服,然后脱光衣服后,在施玲玲无用功的挣扎下,大手粗暴的 捉住修长美腿用力的打开,在施玲玲惊恐绝望的眼神下,狰狞阳具用力一挺没入 秘处内,接着她只能大哭着,看着守护一手捉住施玲玲的双手按在其头顶的石床 上,低头在她的颈部疯狂的乱吻,一手覆盖饱满的圣峰用力揉搓,一边粗暴勐烈 的抽插没有丝毫湿润的秘处……

  她看着施玲玲在守护的奸淫下,流着泪,眼神绝望,悲痛欲绝,张开红唇, 不停左右摇头,发出生不如死的惨叫……

  凤莹莹大陆大叫,看着石床上的施玲玲凄惨的接受守卫狂暴的奸淫,真的很 难接受,高高在上的娇媚高雅仙子,会沦落到如此凄惨,被一个低贱的中年守护, 压在身下,无法挣扎的被守护,揉搓圣峰,吸吮樱桃,强吻红唇,抽插秘处,。
   也就在那时,凤莹莹的情欲被提前激活了,因为有了之前两次的双修铺垫, 这次她眼睁睁见证着开始绝望悲痛欲绝,凄惨的施玲玲,在守护永远不知疲倦似 得勐烈抽插下,干燥秘处流出阵阵的淫笑滴落在床上,绝望的眼睛,变得迷离空 洞,苍白的娇媚脸色,越发红润妩媚迷人,生不如死的惨叫,被诱人至极的娇吟 代替……

  整整一晚时间,施玲玲高潮了三次,守卫高潮了五次之多,,第二天,当守 护深夜再次进来时,施玲玲还有反抗挣扎,不过最后还是眼神绝望悲痛欲绝的放 弃了无谓的挣扎,任由守护脱衣服,推到在石床上,没有丝毫阻止,轻易的分开 双腿,阳具没入没有湿润的秘处内……

  凤莹莹就站在一旁,看着生不如死,绝望的施玲玲,每天的被逼接受守护奸 淫,渐渐的随着,施玲玲认命了,或者想通了,被逼的接受,开始有所回应,到 最后更是像夫妻般,主动热情的每晚与守护疯狂缠绵双修,抛开羞耻心,尽情的 娇吟,听从守护所以的羞人要求,并主动迎合他的抽插……

  各自羞涩至极的双修姿势,单纯的凤莹莹,就这样在如此画面下,情欲被提 前激发了……

  可以说短短的两个月改变了施玲玲,那晚,施玲玲主动的跟守护热吻,挺着 胸,双腿交缠腰间,主动热情的迎合守护的抽插,完事后,施玲玲躺在床上也不 理会秘处流出两人溷合后的精液,目无表情冰冷的告诉玩弄圣峰,樱桃的守护, 她怀上他的孩子了……

  守护当时又兴奋,又惊恐,片刻后,才艰难告诉施玲玲,这个孩子他们不能 要,因为她还是少主的女人,被少主知道,他们两人必死无疑,而且还是极其凄 惨,施玲玲当时眼神冰冷,无声冷笑一下也不回答,接着守护压在她娇体上又想 要了,不过,施玲玲什么也没用说,张大双腿,暴露出秘处,方便丑陋狰狞的阳 具插入,挺着胸,更加方便吸吮樱桃,揉搓圣峰,眼睛半眯,水汪汪,张开红唇 发出享受的诱人娇吟……

  最终得到消失的林天暴怒前来营救,那天林天几乎杀光所以人,将满脸不可 思议的施玲玲营救出去,,之后林天得知施玲玲怀有孩儿,依旧无怨无悔的将无 数珍稀材料用在她身上,修复了她的丹田,当晚凤莹莹在一旁看着施玲玲,眼神 挣扎,不过最后她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一咬牙将肚子里的孩儿用灵力杀了。
   杀了孩儿施玲玲很伤心,毕竟这是她孩儿啊,不过也惊动了林天,林天得知 后,拥抱痛哭的她安慰,并承诺他们寻找隐蔽的地方,重新开始,那时其实施玲 玲已经决定抛弃一切,与林天长相厮守了……

  林天所做的一切,将绝望等死不再相信其他人的施玲玲,完全感受到他的爱, 是愿意得罪庞然大物,被疯狂追杀,愿意用尽对修士来说比妻子儿女还要重要的 珍稀进价材料,没有想过要得到回报无私的爱,使冰冷到无法溶解的心,融化了, 在丹田修复那一刻,施玲玲她知道自己可以再次修炼的同时,也知道林天这么多 年来的千辛万苦得到的珍稀材料也花光了,因为施玲玲曾经是林天的师傅,因此 她知道再次集齐那些进价材料时,林天的年龄已经不少了,进阶下一个境界已经 机会无比淼茫,而如果没有浪费在她身上,那林天极大的可能进阶到下一境界…
  …

          可以说林天已经为了施玲玲放弃了

   大好的前程,或者无法做到最强者,不过绝对是一个强者,也可以说林天为 了她已经连命都可以放弃了,如此深的爱,经历那么事情的施玲玲哪里感受不出 来,哪里会想不到,也因为如此她冰冷的心才得以融化,她的心已经被林天的爱 征服了,所以她要杀掉肚子里的孩儿,要用行动来回应林天,她也甘愿为他牺牲 任何。

   凤莹莹当然不知道施玲玲的做法原来有那么深的含义,不过林天知道,哭了 良久,施玲玲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的吻林天的嘴唇,现在正真深爱的两人,就这 样深情的热吻起来,当情欲都起来时,施玲玲更加主动的脱林天的衣服,林天说 下次,她刚杀掉孩儿身体虚弱,不过她说没事,接着林天也不再忍受,,可是让 施玲玲没想到的是这时林天双修技巧竟然厉害无比,每一下的抚摸。

   揉搓,轻吻,舔舐,吸吮,都让她得到不同的美妙快感,她自问在铁牢里, 那个中年守护的双修技术已经很是厉害,导致她才从被逼接受下,沉沦其中,也 因为认命所以,按照本能的迎合守护……

  然而在林天面前,那些双修技巧简直不值一提,只是刚开始没多久,在林天 的温柔揉搓圣峰,深情热吻,抚摸秘处的挑逗阶段,施玲玲已经忍不住高潮了一 次,,当林天阳具插入秘处后,她直接又高潮了一次,娇喘连连的她,在林天快 速的抽插下,终于知道了高潮连连,既难受又销魂的感觉,当晚,施玲玲就这样 被林天,征服了身心。

   之后的事就是,凤莹莹看着施玲玲越来越深爱林天,某天被一个深不可测的 老头寻到,林天两人重伤终于逃离了,接着在山洞里,林天真的连生命也不要了, 要治愈施玲玲的内伤,不过施玲玲已经不能失去林天了,所以坚决不要,最后两 人就在山洞里渡过最后的时日,那段时间,他们知道必死无疑,也不再疗伤,修 炼,就在山洞里日夜缠绵,累了就拥抱而睡,精力恢复后,又开始尽情疯狂缠绵, 那段时间,他们还创造出很多双修的姿势,还有手法,抽插,吸吮。

   揉搓等多种技巧,最终某天两人睡着后就没有醒来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3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