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群侠之淫贼DLC】(06)【作者:biscuit侠】
【金庸群侠之淫贼DLC】(06)【作者:biscuit侠】
字数:75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自无量山与葛光佩野战数次之后,葛光佩也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命运,知道林峰此人武功高强,便是无量剑派西宗的掌门——自己的师父,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眼下也只有任命听任林峰摆布,带他来到无量剑派西宗的居所。一路上遇见不少的西宗弟子纷纷和葛光佩打招呼,「葛师姐好!」「师姐又下山买办啦?」……葛光佩心知这些同门万万不是林峰的对手,也没想过大呼求救,只是僵着脸和师弟师妹们一一打招呼。

  有葛光佩引路,这一番潜入无量剑派倒真是轻而易举,虽然在其他门人眼里林峰面生从未见过,但既然是葛师姐下山买办带回来的,多半也只是和门派交易一些生活物资的乡巴佬而已,自然也不把他放在眼里。进得山门后,林峰瞧见不少弟子正在用无量剑法对练,练得异常认真勤奋,想必是三日后就是五年一度的东西宗比武大会,为了入主剑湖宫,这帮弟子倒也没有少下功夫。

  但无量剑派的武功此时自然是没办法入得了身兼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兰花拂穴手等诸多绝学的林峰法眼。看了两眼,也就觉得索然无味,低头避开,原本众弟子见葛光佩带了这乡巴佬进来,原是暗暗惊奇葛师姐居然不顾门规带人来演武堂,有泄露门派武功的嫌疑。但葛光佩自幼便被掌门辛双清带大,虽然掌门已遁入空门作道姑打扮,但平日里形同母女,也被众弟子看在眼里,并没有人想找葛光佩的麻烦,况且见林峰低头不语,看起来倒也蛮老实的,也就没有多加阻拦。穿过演武堂,再路过一条小径,便见到一座道家样式的小屋坐落在门派的中心位置,自然就是掌门的居所。

  近日来,随着东西宗比武大会临近,辛双清心里愈发烦闷,这三十五年来,西宗式微,人才凋零,自己幼时随自己师父胜过一次比武大会入主剑湖宫以来,已经连续两次被东宗击败,未能入主剑湖宫。本身辛双清自己的天赋在西宗已属上乘,十六岁时便在比武大会上胜过现今的东宗掌门左子穆,也因此被自己的师父定为了下一任的西宗掌门。但自此以后,西宗的弟子也再无人物能挑起门派的大梁,按照比武大会的规定,也只能由自己的弟子出战,辛双清虽自信自己的剑法日益精进不输于左子穆,但无奈自己门下弟子不争气无一能得自己的真传。
  眼下自己已经四十有二,自己收养的弟子葛光佩跟随自己的时日虽长,剑法却没学到十之一二,她何尝不知葛光佩心性活泼,不是能沉下心练武的料。与东宗比武大会的数次失利后,东宗更是名声大振,富裕人家的孩子都争破头去给左子穆当徒弟,有时拜师的人太多,左子穆就择优收徒,剩下的歪瓜裂枣便都进了西宗,此消彼长之下,此番比武大会怕又是要铩羽而归了。

  辛双清盘腿坐在屋内的蒲团上闭目养神,任凭自己如何静心安神,始终觉得无处消解。正当此时,只听得一声少女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从门外传进来「师父,我回来啦」葛光佩笑盈盈地走进来,身后还跟着林峰。辛双清派葛光佩下山购置此次比武大会所需的物品,一方面是经不住葛光佩的每日向她哀求放自己下山,另一方面她也知道葛光佩武艺深浅,上不得台面,此番比武也没有要她上场的意思,也就随她去了。葛光佩本以为此番下山可以和于光豪师兄好好亲热亲热,万万没想到遇到了林峰这个大魔头,不仅逼着自己杀了同门师兄,还破了自己的身子。

  「佩儿,此次下山可还顺利?嗯?这位施主是......」辛双清睁开眼睛问道,葛光佩笑着答道「那日徒儿在山下买办,看见一伙山贼抢劫路人,正要出手相救,林少侠刚好路过,三下五除二便打发了贼人,不然我可要有好一番苦战呢」辛双清是道姑,对于林峰这样的陌生男子进入到自己的掌门居室本来暗自不喜,但听到葛光佩这一番林峰见义勇为的义举,也不由得暗暗点头,说道「想不到这位少侠年纪轻轻武功就如此高强,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佩儿,我们习武之人学武,遇见不平事自当拔剑相助,才不枉自己的一身武功,你可要好好向这位了林少侠请教才是。」葛光佩笑嘻嘻的说道「师父,这一位林少侠说起来还和我们渊源不浅呢,使得可是我们的无量剑法。」辛双清一怔,心想「此人不是我西宗门下,还懂无量剑法,自然就是左子穆的徒弟了,眼下东西宗比武在即,佩儿居然带着东宗的人来我西宗,这小丫头也太不知轻重了」想罢,定了定神,便问道「敢问林少侠可是我无量东宗的弟子?我看少侠年纪轻轻,已有这一身武功,可当真是左师兄之福啊」林峰答道「辛道长谬赞了,但弟子并不是东宗门下,说起来我也可算无量北宗弟子了。」

  辛双清这才想起来,原本无量剑派分东宗、西宗、北宗,北宗在三十多年前落败,掌门一气之下举派迁往山西,便没了消息,那时候自己也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印象已然不深,只是偶然听起自己师父好像还提过无量剑派有北宗一脉。「是贫道失礼了,望少侠莫怪。」辛双清知江湖上认错他人师承是万万不该的,纵然自己此时已是云南武林的一派宗师,也不能如此无礼,只得向林峰致歉。「师父,林少侠人可好了,不会计较这些的,我这次带林少侠回来,是因为看到您前几日心神不宁,想必是为了东西宗五年一次的比武大会伤身。眼下,林少侠使得也是无量剑法,不如就让林少侠帮我们西宗出战如何,料东宗的人也不知道林少侠的身份,只道您又收了一个天资卓越好徒儿呢!」「佩儿,不许胡说八道,比武大会可是我无量剑派的头等大事,我西宗纵是输了也不能作出这等弄虚作假之事。林少侠,佩儿年纪尚轻,此番胡言乱语,你可不要往心里去。」林峰本以为辛双清求胜心切,定然会让自己代替西宗参加比武,却没曾想到这道姑竟然如此有原则。辛双清接着说道「佩儿,林少侠远道而来,想必也累了,你把他带去客房好好休息吧」葛光佩和林峰听了这话,也只能退了出来,往客房走去。
  「啊啊啊啊.....林...林大哥...你放过我吧....我已经泄了5次了....真..真的要坏掉了...啊啊啊」葛光佩此时正被林峰按倒在客房的床上大肆奸淫,葛光佩刚刚破瓜的身子也被林峰高潮的性技给操的高潮迭起,敏感非凡。林峰不断地抽动着阳具,大力的拍打着葛光佩的翘臀,留下数道红红的指印,骂道「小贱人,让你办这点事都干不好,还有脸叫我放过你?」葛光佩不停地扭动着淫荡的身体,一边娇喘地答道「啊啊啊...我真的...真的尽力了...求求你别不要再...再插进去了....好深...啊...又要去了」在说话间,葛光佩又在林峰的凌辱下到了自己的第6次高潮,羞耻的淫水伴随着抽动的阳具再次喷涌而出,再次浸湿了床单,葛光佩也被操脱了力,「啊啊啊啊....好...好爽.....」直接被林峰操晕了过去。林峰站起身来,恨恨的自言自语道「你这个老道姑,不听我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几个时辰过去了,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整个西宗知道比武大会在即,弟子们纷纷点上灯笼、点上灯继续拆招练习,辛双清在屋内来回踱步,时不时埋头,本来自己早在十几年前就随已经随师父出家,这十几年来修身养性进展甚是不浅,不该如此烦闷。但一来比武临近心里不免为西宗未来担忧,二来葛光佩的建议确实让她有些许心动,只是自己本就自视甚高,西宗的颜面岂可靠外人来撑,一旦被外人得知,在武林中是万万混不下去了。

  忽然,一阵声音从门外传来,「敢问辛道长彻夜未眠,为的可是两日后比武之事?」林峰走入辛双清屋内问道。辛双清转过身来,眉头微皱,深更半夜被林峰闯入屋内心下已是暗暗不喜,冷冷道「林少侠,深更半夜到我这老道姑的居所来,可有何事?」林峰笑道「不敢不敢,辛道长我时常听宗里长辈提起无量剑派的英雄人物,辛道长当年十六岁便胜了东宗左子穆,威震云南,可以说算是英雄聊的了。」辛双清本来不喜此人深夜闯入房内,但听着林峰提及自己生平最骄傲的一件事情,一顶高高的帽子戴到了自己头上,心里也舒服了不少,答道「这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不值林少侠一提,难不成林少侠深夜前来就是和贫道闲谈往事不成?」

  林峰悠悠答道「久闻辛道长剑法无双,晚辈出师后游历江湖,自然是要来拜访一下本派前辈的风采」辛双清听闻此言,双眉一挑,不禁怒从中来,自己练剑三十余年,这看起来十来岁出头的少年居然妄想和自己切磋,纵使是师承无量北宗,也不能容许他如此放肆,不然日后他师长问起,怕是看低了我西宗,怒道「原来林少侠深夜前来,是为了讨教贫道武功的,也好,便让我见识见识无量北宗的本事,亮剑吧!」说罢,便拔出剑怒视林峰,剑锋一出将屋内的烛光印在剑上,倒也显出这一把宝剑的锋芒。

  林峰笑道「辛道长是我派前辈,晚辈自然不能和辛道长动兵刃,免得伤了我两宗和气,不妨晚辈就空手来接一下道长的绝技吧」辛双清火从心起,自己堂堂一个威震云南的无量剑派西宗掌门,居然被一个区区后辈轻视,虽然自己年轻时心高气傲,近年来修身养心已有境界,但听闻此言也不禁怒极反笑「好,那我就领教一下你北宗的绝技」话也不再多说,想要动手教训一下林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一招「银龙卧川」便向林峰攻去,辛双清虽许久没有和他人过招,但三十余年的剑法修行,此时毕露无遗,平稳狠辣地攻向林峰右肩。无量剑法本来在金庸的世界里就属于下乘武功,这一招林峰根本不看在眼里,只见林峰使出「凌波微步」自「豫」位踏「观」位,堪堪躲过了这一招。辛双清见林峰轻描淡写就躲过了自己的剑招,虽然自己并没有痛下杀手只想给目中无人的林峰一个教训,但没想到林峰只是看似随便就躲开了一招,暗想「便是左子穆也没办法这么轻易避开我的剑招,此人武功竟然高深至此。」辛双清便沉下心来不再留力,紧接着使出「白虹贯日」「仙猿摘桃」「龙入碧渊」三招。林峰倒也不还手,每次也只是用凌波微步躲过看似凶险的利刃,笑嘻嘻地盯着辛双清看。

  辛双清见林峰如此无礼,气冲于顶,也无心分析林峰能够躲开自己剑招是什么缘故,提起利剑顷刻之间又攻了几剑。林峰也不着急,运起凌波微步绕着辛双清游走起来,并不还手。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辛双清已经攻出了上千招,却连林峰的衣角也没能损伤分毫,反倒是自己体力消耗巨大,汗液慢慢地浸透了自己的浅绿色道袍,贴身的道袍湿透后暴露出了曼妙的身材,将两只浑圆的双乳勾勒出来,甚至因为激烈的运动,两颗乳头也开始渐渐充血若隐若现的激凸出来。林峰看见辛双清的步伐慢慢凌乱,出剑的手臂也开始有些轻微的颤抖,呼吸也开始紊乱起来,便知时候差不多了,说道「辛道长,你的武功我可领教的差不多了,现在可该我出手了。」

  林峰身形一扭,轻而易举的躲开辛双清的一招「天外飞仙」,近身向辛双清胸口逼去,原本以辛双清多年的修为引剑护胸是再易不过,但缠斗已久臂力已经有所不及。辛双清只得将真气运于胸口卖出破绽,她料定林峰年纪尚轻修为不深,想要硬抗林峰这一击后找机会击倒他,却不曾想林峰这一掌攻到她胸前忽然由掌化爪,两只手直接用力捏住了辛双清打斗中不断颤动的双乳。辛双清万万没想到林峰这厮切磋过招竟如此猥琐,心神恍惚之际,只觉得自己丹田内的内力居然不受控制地顺着经脉向自己乳流去,慌乱之间顾不得挣脱林峰的两只禄山之爪,想要集运无量心法控制内力,谁知竟然全然无用。

  辛双清只觉得自己三十余年的内力修为,如江流入海一般从丹田筑气之所,尽数顺着乳腺流到林峰体内,两只浑圆的乳房在内力的冲刷下在林峰的手里不住地痉挛跳动。辛双清内力本就不甚高强,不出两三个呼吸,全身内力竟然尽数为林峰所夺,功力俱废,此刻已与普通中年女子无异,辛双清没料到林峰居然还有这等邪术,自己数十年苦修尽数化为乌有,身体的疲惫和心灵的打击,让这一宗之主顿时全身瘫软倒在地上。

  林峰嘿嘿一笑,运起北冥神功消化了辛双清的内力,然后将辛双清抱到了床上,一边隔着外衣揉弄着这道姑浑圆坚挺的乳房和大腿,一边粗暴地撕开已经被汗液浸湿的道袍。辛双清自幼时出家,至今已有三十余年,一直潜心修道、练武,未曾享受男女之欢,她不曾想这林峰居然是一个品行败坏的淫贼。她内力虽然浸湿,但古时女人的贞操观却趋势她拼命反抗,「淫贼!你...你干什么,快放开我...」辛双清惊恐的望着林峰,拼命扭动身体想要摆脱了林峰的控制。
  林峰三两下便撕碎了她的道服,漏出胸口白嫩的肌肤,辛双清知道平日洗澡用的是无量山的山泉之水有护肤的功效,不料此时竟要沦为淫贼的玩物,「妈的,没想到你这老道姑都三四十岁了,皮肤倒是保养得和小姑娘似的」林峰看见辛双清的肌肤骂骂咧咧道,紧接着一把扯开辛双清胸口淡黄色的肚兜,巨大的乳房一下子弹了出来不住晃动,乳峰丰满而坚挺,两粒乳头因为年龄的增长不似少女那般粉嫩,略微呈现棕色。「你个老女人,没想到这个奶子倒还可以,就是这乳头颜色太差,落了下乘」林峰一边大力的捏着辛双清一对雪白的奶子一边骂骂咧咧道。「现在本大爷要看看你这个老道姑下面是个什么颜色」说罢,便将手向辛双清的下体探去。「恶贼!快...快停下..住手...」辛双清一边咒骂林峰,一边拼命地想要护住自己下体的衣物。但辛双清此时内力尽失,根本没法拦下这淫贼卑劣的行径。林峰粗暴的扯开亵裤,露出两条丰腴的大腿,大腿的尽头是一丛黝黑的「小山包」覆盖在她神秘的禁区之上。辛双清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守了数十年的贞操即将要被淫贼夺取,一行清泪居然从这高冷的一派宗师眼里流了出来「林少侠,求你放过我吧....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不要」「死婆娘,现在轮不到你废话」林峰这时候哪里还忍得住,一巴掌打在这道姑脸上,留下了鲜红的掌印。紧接着将辛双清翻过来,强迫这中年道姑摆成母狗交配的姿势,双手抓住她肥大的屁股,将阳具顶在她的蜜穴之处。「林少侠....求求你...不要进去....饶了我吧....你武功高强这西宗的掌门让给你了...求求你饶了我....」辛双清双膝跪在床上,撅起肉滚滚的屁股,雪白温顺的身体不停地战栗颤抖,哭喊地向这个即将要夺取自己贞操的淫贼求饶。

  林峰一巴掌打在辛双清的臀肉上,击起一阵阵肉浪,骂道「他奶奶的,你这死婆娘,你要是早点没听佩奴的话,我还不稀得操你」。然后,林峰掐着辛双清的两瓣肥臀,坚硬如铁的阳具对准她的小穴,腰部向前一挺,「噗嗤」一声整个阳具就插进了辛双清四十多年没人问津过得处子小穴。「啊啊啊啊....疼....林少侠...求...求求你出去...我下面要坏掉了...啊啊啊....」

  辛双清虽然年纪已到中年,但处女小穴的狭窄,使得林峰的阳具每往前伸一点点都能感受到巨大的挤压感在刺激着阳具,温暖柔嫩的阴肉紧紧地裹住林峰的阳具,阴道口的嫩肉也随着肉棒的进入而不住颤抖,仿佛在迎接着久违的阳具到来。「没想到你这个老道姑的骚穴这么紧」林峰一边说着,一边抓紧辛双清的两跨,腰部用力一挺,双手同时向后猛地一拉,肉棒一下子捅穿了辛双清保存了四十二年的处女膜。「啊啊啊啊.......疼....疼啊.....啊啊啊...」身下被破处的辛双清头猛地扬了起来,伴随着辛双清痛苦的叫声,林峰再次发力,将整个阳具彻底完全的插进了辛双清的阴道里。「痛啊...不要....不要...疼死我了....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啊啊啊...再..再也不敢了...」辛双清痛的发出了一连串惨叫。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叫的越惨,身上的男人就越兴奋,林峰粗硬的肉棒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地在辛双清的阴道里横冲直撞,处女的落红被快速抽动的肉棒带出,溅在了雪白的床单上。林峰抓紧辛双清的腰,阳具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的大力的插进这个女道姑的处女穴中,「不行.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艹我了..我要被你艹.....啊啊啊....死了...啊啊」辛双清的头部随着男人的奸淫不停地摆动,本来束起来的秀发此时也已经脱散开来在空中飞舞,硕大的龟头每一次滑过她娇嫩的阴道壁时都会令她发出痛苦的呻吟。

  林峰一次又一次的将阳具挺向辛双清阴道的深处,不断地开疆拓土,疼痛使得辛双清本能地合拢着双腿「啊啊啊.....救命....饶了我吧...啊啊啊..我要坏掉了....」辛双清两只手紧紧地抓住床上的枕头,身子随着林峰的抽插不停地晃动,两颗硕大的乳房也在空中划出淫荡的弧线。林峰一边卖力的挺动着腰身,一边抓住辛双清的一对大奶子,用指甲掐着辛双清高高挺起的乳头,丰满的乳肉在手里拉扯出不同的形状。

  在足足操了辛双清半个时辰之后,林峰才拔出肉棒,将她翻过来,仰面躺着。辛双清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再进行抵抗和挣扎了,半昏迷状态的她只能任凭林峰这个淫贼随意的摆弄自己的身体。林峰两只手抓住辛双清一对雪白的奶子,接着将肉棒直接送进了辛双清被操弄的淫水横流的小穴,一次一次地攻击着阴道的最深处,叩击着阴道最深处的花心。「啊...好痛...求求你...啊啊啊...不要再干了....我...我要死了」辛双清失神地求饶道「贱货,这种程度就不行了?现在才开始呢!」说完这句话,林峰才开始了最猛烈的抽插,,肉棒在主人的指使下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子宫颈,淫水随着肉棒的运动,肆意的溅出,显得淫菲不堪。林峰又在小穴里操弄了几十下后,接近射精边缘的肉棒终于达到了极限,顶开辛双清紧闭的宫颈口,冲进了数十年来宁静的子宫,在里面喷洒出一股股滚烫白浊的精液,冲刷着娇嫩的子宫壁。辛双清在半昏迷之中,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流射进了自己的子宫,不由得小腹一阵痉挛,紧接着一股股地阴精也从子宫深处喷出,达到了高潮晕了过去。

  林峰这才拔出阳具,用手捏着辛双清一对浑圆的大奶,「没想到这个老道姑的奶子和肉穴倒是保养得不错」。然而暴虐的林峰并没有就此停下他的恶行,一耳光将晕过去的辛双清打醒,又狠狠地一拳砸在她的肚子上,「啊啊啊.....」辛双清惨叫着从昏迷中醒来,子宫里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也因为这一拳剧烈的攻击从阴门飞溅而出。林峰丝毫没有放过这位大名鼎鼎的掌门人的意思,一把拽起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按到了自己的胯下。

  「欠艹的小骚货,用你的嘴给本大爷舔干净」林峰猛地掐住辛双清的下颚,将硕大的阳具猛地塞进她的嘴里,「额呜呜呜.....」辛双清本来想拼命挣扎,但是此刻自己内力尽失,对林峰这个恶魔害怕的紧,便乖乖的含住了满是精液淫水的大肉棒,生疏的吸吮起来。

  可怜的一代无量剑派西宗掌门,就这样在自己门派里被林峰玩弄的就像一个下贱的婊子,撅着自己硕大的屁股,摇头摆脑的卖力为林峰口交。「可以了,该继续日你的小骚穴了」林峰从辛双清嘴里拔出肉棒,躺在床上,指了指自己一柱擎天的肉棒,「臭婊子,连口交都不会还当什么掌门,给我坐上来」林峰骂道。
  辛双清再也不敢反抗,在林峰的淫威之下,笨拙的跨上来,用手扶着林峰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慢慢坐下,粗硬坚挺的阳具顺着小穴口慢慢没入阴道深处,很快就把整根阳具给吞了下去。「臭婊子,发什么呆,还不给我动起来」林峰一边用力的抓住辛双清的奶子大力的揉捏一边说道。听到林峰的命令,辛双清彻底不敢生出反抗的心理,赶紧一上一下地动起来,多年习武使得她的腰身异常有力,身子的上下起伏也越来越快,只听见下身结合之处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胸前那一对浑圆的大奶也不由自主的晃动起来,泛起一层层诱人的乳浪。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林峰见辛双清已经快被自己玩的半死不活了,觉得也差不多艹腻了这个中年道姑,便酣畅淋漓地再次射入了辛双清的花心深处。

  「叮——恭喜玩家征服【辛双清】,获得【辛双清】人物卡」

  编号:196

  姓名:辛双清

  等级:C级

  描述:云南无量剑派西宗掌门辛双清,十六岁时曾展现出过人的武学天赋,得到无量派前辈真传,因拒绝让林峰参加无量剑派东西宗比武大会,被林峰怀恨在心。在比武大会开始前两天被林峰击败,并夺取处女之身。

  「玩家征服无量剑派西宗掌门辛双清,因其为一宗之主,自动习得【无量剑法】10/10级,并获得【无量西宗令牌】X1,可以指示包括辛双清在内的无量西宗弟子替自己完成任何事。」

  林峰拿着新的来的令牌,心想:「虽说无量剑派都是一群草包,但是有人能跑跑腿倒也不赖,接下来可就等着参加比武大会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